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一)  

2009-04-25 20:58:24|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2002年的时候,我的两个孩子相继考上大学,一阵高兴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为孩子们的学费发愁。当时,我所工作的企业已经奄奄一息,必须当机立断,马上走出去,绝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让孩子们失去宝贵的学习机会。经过反复思考,我选择了去青藏铁路打工的艰难之路。 

一 、格尔木

3月10日,我在郑州踏上西去的列车,次日傍晚抵达座落在昆仑山脚下的格尔木市。夜幕中的火车站广场已是人山人海,扛着行李、拎着包裹、操做各色口音的民工近乎疯狂地向前涌动着,期盼一脚跨入打工的天堂,这和19世纪初美国西部的淘金热浪是何等的相似!好像一脚踏进期盼已久的闪闪发光的金矿,好奇的、激动的、迫切的心情毫无掩饰的挂在他们的脸上。这些民工和我有着同样的迫切心情,怀着淘金的梦想,带着家人的嘱托,来到这偏远荒凉的边陲小镇。令我想象不到的是,在这如此偏僻的边陲小镇,面对这如此恶劣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竟有如此众多贫困而勇敢的人们,奋不顾身的汇集在这儿。或许,他们家中也有高考的儿女、患病的亲人,为了亲人的幸福,他们愿意做出最大的牺牲。他们有着几乎完全相似的贫困,也同样有着钢铁般的意志、蜡烛般的高尚。尽管他们一路劳顿,但在他们疲惫的布满血丝的眼神中,依然透露出内心深处的殷殷期待。天已经很晚了,料峭的寒风阵阵袭来,把在火车上一路浸染的热烘烘的臭味吹的一干二净。挤过拥挤的人群,在离车站不远的一家小旅馆花二十元钱开了开了个三人的房间。甭管条件如何,省钱就好。

和我同住一个房间的,是来自互助县同一个村庄的马姓兄弟。三十来岁,正是身强力壮的年龄。老大说:他们已经来这十多天了,还没找到工作。因为来这的民工实在太多了,起码有几万人。兄弟俩前几天还到山上转了一遭,结果是高兴而去、扫兴而归。他们说,去年刚开工的时候,由于施工单位和民工都对山上的环境缺乏了解,大家普遍抱着恐惧心理,六千元的工资还不好招人,民工缺口很大。然而,经过两个月的实践证明,这里的环境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可怕,较小可控的丧亡率令施工单位大为放心,同时也大大激发了众多民工高涨的淘金热情。尽管工资砍了一半,仍有许多人找不到工作。是的,既然大多数人能够适应这儿的环境,加上突然冒出成千上万的勇敢民工,不拦腰斩才怪!猪肉卖个白菜价就是多的缘故。不管怎么说,和这两位农民兄弟相比,我还有着有备而来的优势,还有个远房的表弟在中铁工作,而且就在山上的前线指挥部。

为了尽快找到表弟,次日便早早地赶到中铁设在格尔木的大本营。当时,表弟正在山上,他的同事王工告诉我,你至少要在格尔木适应一个礼拜,如果没啥反应,你表弟会在一个礼拜后接你上山。是的,我必须首先适应这儿的环境,如果连这儿的环境都无法适应,上山的梦也就甭想了。其实,当时我就有口干舌燥,头重脚轻的高原反应,只是不像有些人反应的那样明显罢了。格尔木的海拔2800米,比我要去的五道梁的高度几乎少了一半,那里的环境可想而知。到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我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我的体质而言,似乎有点勉为其难。但我却有着永不认输的好强个性。别人能吃的苦我能吃,别人不能吃得苦我也能吃。也许,自己的一生总在颠簸中,吃苦遭罪已经习以为常了。

三月中旬的季节,内地已经春暖花开了,而格尔木却依然天寒地冻。举目无亲、成千上万的民工兄弟,仍在凛冽的寒风里苦苦等待。衣着光鲜的包工头像农贸市场买卖牲畜一样的挑来挑去,有幸被选中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民工不得不空手而归。望着呼啸驶过的,开往可可西里的重型卡车,以及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与南极科考队员穿着一摸一样的中铁员工,他们流泪了!对这些不幸者而言,我就是众多不幸中的大幸。

  评论这张
 
阅读(2591)|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