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七)  

2009-05-11 22:01:35|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贴近天路

在进入可可西里最初的四十天里,我所接触的范围仅限于医院工地这个极小的圈子,除了那次较远的“旅行”之外,我几乎没有离开工地半步。对于工地之外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也就是说,那时,我还没有正面接触紧张施工中的天路,更谈不上对天路的了解。因此,在上述六个片段的描述中难以发现天路的影子,权当过度中的序幕罢了。自五月二号后,我告别了业已竣工的总部医院,告别了朝夕相处的柳经理,告别了在最初的四十天里给我同情和帮助的王工,终于来到令我向往已久的天路工地。自此,我的痛苦和欢乐已经和热火朝天的天路建设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此期间,近八个月的历练是我人生最丰富最难忘的美好时光。我所做的一切,犹如天路的一颗小石子,尽管渺小的微不足道,但仍然为自己能够有幸投身到这场伟大的事业感到无比的自豪。每每忆及此事,均感心情激荡。七年前发生的一切,亦如昨天般的历历在目。为了牢记这段特殊的经历,我将尽我所能,真实的再现当时的某些场面。假如,能起到勾起参与者美好的回忆,送读者一杯清香咖啡的作用,也就满足了。

零二年的五一节那天,搭乘项目部的吉普车,沿格拉方向行驶半个多小时,即到达项目部所在地。坐南朝北,距青藏公路一箭之地的项目部,红墙白瓦、彩旗猎猎,在空旷的可可西里显得格外醒目。来来往往的运输车辆预示着青藏铁路已经进入到紧张施工阶段。面对这壮观繁忙的景象,面对这众多陌生的面孔,面对这全新的工作,我必须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尽快适应这儿的环境。我绝不能暴露我的标的(表弟),我要隐藏的天衣无缝,让大家相信,我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在市场上招聘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要像初上高原时那样,以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精神来证实我是个合格的打工者。我既然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也会一如既往地走下去。也许我的思维方式有些另类,显得牵强附会,显得难以自圆其说,但我必须这样做。要知道,我当时的年龄已过中年,大大超出了规定的年龄上限,加之我瘦弱不堪的形象,以及黄而褶皱的容貌,若非表弟的人脉关系,分文不取亦会被人拒之门外。既然如此,我必须打消表弟的顾虑,用我的实际行动告诉他,我有能力有信心做好交给我的工作,而且还要有所作为。我不仅是个打工者,还要做天路的建设者,我曾对自己发誓:在这儿,不仅有我洒下的汗水,也要留下我的美好回忆。 

然而,面对全新的环境,我还是显得紧张不安,甚至有些不知所措,颇有几分刘姥姥初进大观园时的拘谨。如果说,柳经理的民工队是地下游击队的话,而这儿则是武装到牙齿的绝对一流的现代化部队。伸缩自如的标尺,精巧灵便的棱镜,暂新的几乎一尘不染的经纬仪,瑞士产的技术一流的光学定位仪,(全站仪)。还有整洁标致的办公室,温暖如春的宿舍,橘红色的羽绒服,橘红色的遮阳帽,功率强劲的越野车,整装待发的救护车,豪华气派的冷藏车,无不令我耳目一新,显得既兴奋又紧张!

进入测量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临来时,不苟言笑的表弟并未告诉我究竟到哪儿工作,一无所长的我不敢奢望,也不能存在非分之想,原因是我对面前的远房表弟了解甚少,我不敢多问更不敢多想,只有惴惴不安的等待。事后证明,外表近乎冷酷的表弟,内心深处亦不乏怜悯之心。因此,我对这位外表凝重的表弟不仅存有感激之情,更多的则是难以名状的敬畏之心。表弟高大魁梧的身躯、不怒自畏的形象,确属少见。

可能是表弟事先安排好了的缘故,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即办完了所有的手续,赵经理只是简要得了解一下我的基本情况,由测量队的郭队长帮我打点诸如衣物、被褥之类的东西。我最初所见到的测量队仅有四个年轻人。郭队,三十出头的年龄,高挑的个儿,显得文质彬彬,不停的微笑让人感到和蔼可亲。小孙、小李均属八0后。前者显得温文尔雅,后者显得灵动活泼。最大的老刘亦不四十岁,是位饱经风霜的退伍老兵,精于世故的脸上难掩无端的诡秘。置身于年轻人之中,自己仿佛年轻了许多。

当天下午,郭队安排我在家整理测量记录,对我来说,处理文字性的东西性本是小菜一碟。我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全部归档完毕。然后,再用半小时的时间把寝室整理的干干净净。

自从进入可可西里以来,已经四十多天了。由于先前的条件非常艰苦,担心感冒,直到现在,我还没洗过一次头,黏呼呼的几乎赶了粘,内衣也没换过,痒痒地好像长了虱子。既然郭队给了我这样宝贵的机会,我必须悄悄地迅速处理掉这些连我自己都感到讨厌的东西。我匆忙地插好门锁,把大功率的电暖气调到极限,拎一桶热气腾腾的开水,拉好窗帘,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四十多天的肮脏、晦气一扫而光!瞅一眼漂着油花五味俱全的脏水,眼前一花,不由怅然涕下。

当郭队他们来临之际,我已经把寝室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