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六)  

2009-05-07 23:36:19|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初春的可可西里

自从进入高原那一刻起,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啥时候能够到更里面看一看呢?里面究竟是个啥模样?然而,在已经度过的四十天里,劳累和寂寞一直在困扰着我,每天都在重复着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劳累、一样的寂寞。劳苦伴随着风沙,寂寞伴随着期盼,置身茫茫高原,仿佛进入到另一个世界。(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没有报纸,至少是在最初的一个月)。劳累之余的好奇心始终被过度的劳累压抑着。然而,受好奇心的驱使,总在不停地寻找着机会,哪怕是短短一天的时间,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在战地医院竣工的那一刻,我在思考着两件事:一是这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以后的工作可否续的上,是否有更多的机会多挣些?(多虑了,表弟已经解决了后续的工作,只是当初不晓得罢了。)二是是否有机会到里面看一看,可可西里究竟是个啥模样?是否像传说中上描述的那样奥妙无穷、那样深不可测?也许,我一生就这么个机会,我必须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也许,有人会问:一个漂泊在外的打工者,一个为生计劳碌奔波的人,哪有如此的雅兴?其实,劳累的人想的是休息,饥饿的人想的是饮食,寂寞的人想的是快乐,禁锢的人想的是思索,各取所需,各有所爱罢了。能够坦然的面对现实,并不为所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超越吧。

感谢表弟成全了我的美梦。

当天晚上,表弟说:“准备一下,后天去X项目部上班。”我属于爱激动又敏感的人。表弟的话音未落,我便意识到,打工和上班是有区别的,两者相比,后者显得既顺耳又体面。换个地方也许就不会这样艰苦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仿佛以前的痛苦此刻已经离我而去。在我离开这鬼地方之前,意味着将有一天的时间属于我,我可以完全放松的、自由自在地体味这儿的山山水水,我要把这难得的一天发挥的淋漓尽致,消费的尽善尽美。

次日清晨,天刚刚放亮,我已经草草的吃罢早餐。然后便是准备简单的行装——王工送我的两瓶农夫山泉、一瓶绿茶、一袋巧克力饼干、一袋春都火腿、一架俄罗斯产的高倍望远镜,一枚精巧的指南针(借王工的),还有一根拐杖兼武器的木棒。

离开已经寂寞的工地,朝着昆仑山的方向走去。朝阳已经越过白雪皑皑的昆仑,乳白色的月亮依然挂在山顶,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片片白云,白云背后的银河依然清晰可见(奇特的天象在内地是看不到的)。没有风,除自己清晰的脚步声之外,再无别的动静。在万籁无声的寂静中,一个打工者怀着异样的心情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离开工地约一公里的时候,我已经消失的无踪无影,同样的,我的工地还有那工地上的建筑物,以及青藏铁路上的电线杆也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儿是一洼干涸的、布满黄沙和砾石的小盆地,光突突的寸草不生,小盆地的中央是略显潮湿的地带,大大小小的动物脚印清晰可见,苍凉的动物尸骨泛着幽幽的白光。这是一片没有任何声音的死海,寂静的令人毛骨悚然。翘首四顾,天空已经变成锅盖般的模样,苍茫的高原、连绵的群山已经不见了踪影。此刻,望远镜已经变得可有可无,因为苍天近在咫尺;大地并不辽阔,因为触手可及。而我,仿佛高大了许多,已经成为这方世界的唯一主人。若非这扫兴的森森白骨,我真想躺在这儿休息片刻,全身心的体味另一世界的感受。

穿过扫兴的低洼地带,爬上这轮死寂的高坡。

尚未来得及登高远望,又一轮浩浩荡荡无涯无际的、宛如小山似的丘陵横亘在远方,把昆仑山遮蔽的飘飘渺渺若隐若现,巍峨的山峰变成了被粉碎的月亮——银灿灿的、是云非云、是雾非雾的,一种难以描述的景色。

如果,在这一刻,借助望远镜或许会看的更真切,昆仑山的沟沟壑壑,峰峰岭岭会尽收眼底。但是,当你醉心于最美丽的景色时,令你讨厌的东西也会不期而至。放下望远镜吧,哪保持距离的美才是最现实的美,朦胧的、虚无飘渺的美,才是最理想的美。所以,人生最壮丽的景色在于适当的距离,恰当的角度,准确的定位。

远山的情景既然是那样的朦胧虚幻,连绵起伏的丘陵既然是那样的模糊不清,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摘去肩膀的累赘,放下手中的拐杖,借一方天然的石块,掬一缕明净的山风,轻轻地抚摸脚下似醒非醒的野草。在前一个轮回中死掉的上半身依然顽强地站立着,枯黄的色泽犹如沙砾,狭小的叶子宛若针状,掐一支黄叶可以轻松地插入脚下的沙砾中,它的坚韧令我感叹不已!这儿没有春天,春天已经把它忘记。从它生命孕育的那一刻,它所经历的全是狂风暴雪的侵袭,飞沙走石的打击,令人感叹是她没有死去。你看,在它枯黄的缝隙中已经透出生命的绿色,由近及远地细细端详,在那枯黄的色调里闪烁着朦胧春意。是的,在那冰封雪冻的季节,它顽强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当严寒的脚步尚在徘徊的时候,它已经挣脱了严寒的锁链,再一次显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在这里,且不说可可西里的地老天荒,连一棵小草的年龄也是如此的绵长!因为有了小草,浩瀚的荒漠才披上了绿色,辽阔的可可西里才不会寂寞,五颜六色的生命才有了依托。关注这儿小草吧,因为这儿的小草已经没有了种子,它的生命仅有一次,没有轮回,只有坚持。掬一把黄沙品尝一下,淡淡的,闻不到半点的芬芳,哪有半点的营养。然而,它的根却扎的很深很深,它似乎抓住了大地的心脏,靠着太阳的关爱、雷霆的恩赐才得以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这儿的生命才变得千姿百态,多种多样。由此及彼,由草及我,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我想到了很多。

宝贵的时间在我凌乱的思绪里流淌,来不及欣赏身边好奇的兔鼠、白云里小鸟的歌唱,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我必须跳开这凌乱的思绪,坚持爬上眼前这道山梁。当一个人醉心某个事物的时候,似乎有一股莫名力量在吸引你,当你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时候,你会变得近乎疯狂,当你靠近灯火阑珊处的时候,你会变得如痴如醉!

不管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激动,我毕竟已走了近四个小时,临近中午时,脚下有些软绵绵的,直觉提醒我:应该歇歇脚了,所幸的是,大脑依然分外地清醒。我依然处在极度地亢奋中,仅剩一步之遥了,再坚持一下吧!或许别样的风光就在这山坡的前面。

正午时分,当我爬到山坡顶端的一刹那,立刻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是怎样的景色啊!莽莽的昆仑,连绵的群山,一望无际近乎平川的可可西里尽收眼底,山巅永恒的银色连那山腰里的清苍,犹如一幅亮丽的画卷让人惊得瞠目结舌!瓦蓝瓦蓝的天空洁白如练的流云令我如痴如醉!山脚下平川里到处弥漫着是云非云是雾非雾的茫茫水汽,无不给人飘飘欲仙的感觉,在那飘忽不定的水汽里,依稀可以见到藏羚羊的身影,三三两两的忽隐忽现。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高坡之巅,一人独享美轮美奂的壮丽景色。生活的困顿,半生坎坷,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