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十九)   

2009-06-30 21:05:39|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小桥流水

在长达30公里的天路工地上,除了2.8公里长的特大桥之外,散布着几十座长短不一的在建桥梁。由于路途较远,这些小桥的施工人员大都吃住在施工工地上,条件之艰苦是外行人无法想象的。

离开特大桥工地,沿施工便道向不冻泉方向步行约半个小时,一条狭窄弯曲的小河把天路拦腰截断,平静的河水缓缓流过,已经浇注完毕的桥墩刚刚露出水面,桥墩与地面之间由一块木板相连,这儿就是本区段的最小施工工地。一个桥墩,两个民工,一顶帐篷。

里面的炊具及其简单,一炉一锅,两双筷子而已。所需要的食物、蔬菜要通过项目部的专用车辆到300公里外的格尔木集体采购,然后由施工车辆顺道带回。由于可可西里的大气压仅为内地的百分之七十,只能用高压锅蒸米饭、煮面条,食用的蔬菜只有易于存放的土豆。一床一铺,一箪食,一瓢饮。

逐水而居的帐篷搭建在河边一块高耸而平坦的戈壁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仰望蓝天白云、丘陵雪山,俯瞰碧野如春、潺潺流水,亦算得上寂寞中的快乐。由于小桥两端的片石路基已经施工完毕,诺大的工地上已经人去楼空,仅剩下这座孤零零的半成品,以及劳作在桥墩上的民工两兄弟。除非安装模板和混凝土浇注的时候略显吵杂,平时便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两人简单对话。

两兄弟姓王,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略瘦,皮肤黝黑,来自川北山区。与特大桥工地的劳动者不同的是,兄弟俩直接与指挥部签署合同,这样就少了些麻烦,多了些利润,显然兄弟俩要比石英钟幸运的多,可以把所有的智慧放在眼前的桥墩上。一个领导一个兵,短小精干,民工身份,专业水准。

蓝天白云下,逐水而居,看日出日落。由于平日里人烟稀少,加之流水潺潺,水草丰茂,这儿逐渐成为藏羚羊饮食起居的天然场所,野驴逐鹿,羚羊嬉戏,给劳累寂寞的兄弟俩平添几分亮色。虽然时令到了可可西里最热的季节,但晚间的温度常在零度以下,巨大的温差、一尘不染的戈壁,令蚊蝇之类的昆虫是无法生存,倒也省去了蚊虫的叮咬,苍蝇的吵闹。夜晚万籁俱寂般的宁静,也给无限劳乏的兄弟俩提供了人间最静谧的休息环境。一觉醒来正好是天光泛白的时候,时间之准确胜过定时的闹钟。昨晚剩下的米饭轻轻一热,一包四川榨菜拌着凉热不均的米饭草草下肚,兄弟俩便轻装上阵,开始了又一天的工作。桥墩的地下部分已经浇注完毕,洁净的椭圆形平面上坐标点已经打好,大拇指粗的螺纹钢框架已焊接成型,框架内的网状结构分布均匀,左右对称,已近尾声。兄弟俩上午的计划是全部完成桥身的钢筋绑扎工作。左手一伸,右手一闪,犹如鱼姑编织鱼网的优美动作,可谓心灵手巧,功夫了得。正午时分,经过兄弟俩反反复复地自我检查,对照图纸,多次核对,分毫不差,兄弟俩最终露出满意的微笑。摘去浸透汗渍的遮阳帽,脱掉满是油污露着大拇指的线手套,席地而坐,掬一把凉爽的高山雪水,洗一下周身的劳乏,顿感清凉无限。山风徐来,白云悠悠。这个时候,兄弟俩的心情就像天边的白云那样祥和平静、就像那小河里潺潺不息的泉水那样甘洌清醇。仿佛进入收获季节的老农,早已忘记耕耘的劳累、农忙的困惑;就像忙碌中的艺人燃起创作的激情,进入到忘我的境界。实际上,他们在为天路抛洒汗水的同时,自身亦获得不菲的收获。

由于工作关系,我们测量队时常光顾这个最小的工地。从最早的土基施工放线,到桥墩的坐标设计,乃至钢筋的焊接与绑扎,几乎是全过程跟踪,对兄弟俩的施工状况了如指掌。每一次光顾的时候,我总是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参与其间,带着几分景仰,细心观察,敞开心扉接近他们。记得初次接近兄弟俩的时候,坦诚地告诉他们,我是个临时工,和他们一样的民工身份,忙碌中的兄弟俩只有摇头的动作。面对带着眼镜文质彬彬一身红装打扮的我,以为是在与其开玩笑,是在有意的作弄他们。如此三番五次的一厢情愿,直至向他们说出我下岗职工的身份之后,才令兄弟俩完全相信。老诚的兄弟俩带着几分歉意,露出会心而真诚的笑容,用他布满老茧的双手由衷的接纳了我。我想,无论是农民工还是城里的下岗职工,都是游离于社会主流之外的弱势群体,均应得到社会的同情与关注。其实,下岗职工的处境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农民工,他们至少还有养老的土地,我们呢?

每每看着兄弟俩劳作中干净利落的手脚、焊接垒砌的娴熟动作、平静淳朴的内心世界、坦然面对困难的勇气,总令我羡慕不已。在感喟命运不公的同时,更多发现了自己的弱小与不足。与眼前两位农民兄弟相比,无论是心智还是体力,无论是娴熟的专业技术,还是面对困难的勇气,都要强我百倍。何况我是一个既无体力又无技术的普通下岗职工,而他们兄弟俩却是农民工中的出类拔萃者,两者相较,强弱分明。假如没有表弟与郭队的帮助,诺大的可可西里亦无立足之地。如今堂而皇之的一身红装倒显得滑稽可笑,和两兄弟相比自觉矮了半截。心想,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勤快谨慎任劳任怨别无他途,所谓勤能补拙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每一次与兄弟俩的交流都是我免费学习的机会。我们所做的工作无非是施工进程中每一个关键点的坐标定位,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有些坐标点必须延伸或变通,诸如平行移动、对角线计算,均需要一定的几何知识。对此,兄弟俩总是坦然淡定、应对自如,做的极有章法,其手法之娴熟,令我五体投地。在此,我仿佛看到了鲁班,看到了赵州桥、故宫以及精美绝伦的江南园林,尽管他们没有所谓的专家学者的显赫头衔,他们却创造了彪炳千古的旷世杰作,我眼前的兄弟俩不就是现在鲁班吗?

其实,在遥远的可可西里,在长达1200公里的天路工地上,聚集了不计其数的俩兄弟,他们披星戴月,栉风沐雨,战风雪、斗严寒,历尽缺氧之苦难,饱尝生活之艰辛,用他们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了一个个人间奇迹。在天路的画卷里,类似于俩兄弟的普通建设者,应有浓彩重抹的一笔。遗憾的是,在我长达八个月的天路生涯中,在我日日奔走的30 公里工地上,始终没有发现媒体的影子。试想,不深入施工一线,怎能了解他们的真实生活,不走进他们的帐篷,怎么了解他们无限的寂寞,不与他们用心交流,怎么触摸到他们的脉搏。实际上,大众所看到的画面,只是在不同的角度按几下快门罢了,稍加修饰,便可惊世骇俗。可悲的是,我这个亲历者苦于写作知识的贫乏,口头木纳,心灵迟钝,着实糟蹋了这千载难逢的大好题材。

在我与兄弟俩接触中,既有出自同类的感慨,亦有发自内心的羡慕,感慨的是,他们面对困难的信心和勇气、坦然与淡定。勇敢的走出大山,在困难中练就过硬的生存本领。羡慕的是,他们脚踏荒原,献身天路的绝技。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