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二十五)   

2009-07-21 21:44:12|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五、致命的错误

九月初的一天,廖指挥与技术部的两位同志突然驾临施工施工现场,郭队立即放下手中手中的活计,走向廖指挥身边。从廖指挥与技术部同志严肃的表情里,好像发生了发生了什么。领导们光临施工一线是常有的事,在视察作业进度的同时,从未忘记与同志们的现场交谈,时刻了解大家的想法,这也是廖指挥一贯保持的工作作风,令人感到既亲切又温暖。

 

好像有什么重要话题需要避开我们,谈话的地方选择了越野车的另一个侧面。半个小时之后,廖指挥与技术部的两位同志绝尘而去。我们几位怀着好奇的心情立即围拢过来,问郭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停了好半天,郭队才心情沉重地告诉我们:在大桥工地的低洼地段,有几排桥墩达不到设计高度,差错在五十公分左右。究竟是什么原因,铸成如此重大的失误?饱受风波折磨的我们,刚刚舔干流血的伤口,刚刚走出失落的阴影,又要跌入风波的深渊。为什么命运之神总和我们作对,让风波与挫折总是接二连三的打击我们?

 

如果说前两个月的风波,完全是由阿三和他的堂哥所为,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失误已经与阿三及其堂哥毫无牵连。因为,那次血的教训足够阿三与其堂哥铭记终身。看来,这次失误的根源可能是由内因所致。

 

在我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郭队开始翻阅他厚厚的记录本。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详细记录着测量队每一天的工作日志,每一个点位的坐标数据,都清清楚楚地有据可查。如果数据有误,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出何人何时所为。在查阅记录的过程中,郭队的眉头始终紧缩着,不难想象,郭队此刻的心情有多么沉重。我知道,不论何人所为,最后结局都是一样的,无非是由郭队一人扛起沉重的负担。还是到现场亲眼看看吧,半米的误差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我们怀着异常沉重的心情,驱车赶往出事地段。

 

中秋过后,可可西里已经提前进入了寒冷季节,铅色的云块塞满蓝天,犀利的寒风阵阵吹来,给人一种萧杀的感觉。一望无际连绵浩荡的青青野草,已经退化成枯黄的狼皮色,起伏不定的丘陵戈壁又重新恢复了它昔日的惨淡。随着天气的逐渐寒冷,施工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施工期间需要的保温器材大体就绪。按照总部要求,我们必须在大雪封山前完成所有桥梁的施工任务。严峻的形势、艰巨的任务、日益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我们必须加班加点。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令人揪心的失误,如何补救呢?

 

在惴惴不安中,我们来到事发地段,不愿看到的景象立即呈现在大家面前:刚刚拆除模板的桥墩迎风而立,缠绕着的塑料薄膜发出噗噗的响声。抬眼望去,这些桥墩的高度明显得矮了许多,犹如齐整的队列里突然冒出几个矮子,让人感到很不协调。

 

我终于想起来了,一种不祥的氤氲突然降落在我的头上。脊背顿生冷汗,两眼盯着不远处裸露的褐色岩石,它可以作证,我和石英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

 

在桥墩的右侧,有一块裸露的岩石,黑黝黝地像个幽灵。前几天,我和石英钟做完抄平后,就是坐在这块岩石上休息的。当时我俩高兴的眉色飞舞,像两个孩子似地相互恭维,我俩也能为辛苦的郭队操劳了。

 

自从进入测量队之后,我和石英钟一直备受郭队兄弟般的关照,心想,必须用百倍的努力来报答郭队的深情厚谊。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通过自己的辛苦与努力,加上郭队的耐心指教,我们已经掌握了简单测量技术。类似于桥墩抄平之类的工作,我俩已经做过若干次,每次都会获得郭队的好评。万万没有想到,辛辛苦苦的我们竟然闯下塌天大祸。

 

我清楚地记得前几天的午后,郭队与测量队的兄弟们正在闲聊。我想,在河滩里还剩下几排桥墩没有抄完,反正工作量也不大,就让郭队他们休息一下吧。经郭队批准,我拎着经纬仪,拿起记录本,石英钟扛着标尺,沿着便道向河滩方向走去。一公里的路途,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便来到目的地。天气挺好,说不上晴空万里,倒也流云有限,没有任何视觉障碍,能见度很高。五六级的寒风,在可可西里只能算得上家常便饭了,只是有些清冷的感觉。我们在插着小红旗的地方,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将要使用的原点坐标。由于我的视力有限,(矫正视力1.0)只好把经纬仪架设在离原点几十米的位置上,一个能够看清标尺读数的平坦地方。然后,有条不稳的调好经纬仪的平衡气泡,而石英钟把标尺立在原点位置上待命。我瞪大眼睛,看清刻度,记下前视与后视的读数。如此三折两反,才到达第一个桥墩的测量点。为了确保测量数据的准确性,我们绕到另一个原点完成数据闭合。经过比对,最后的结果分毫不差、准确无误。完成任务后,我俩坐在离桥墩不远处的岩石上,也就是前面所描述的那块黑黝黝的、面目狰狞的裸露岩石。石英钟坐在的我的右边,用他脏兮兮的手,解开他油渍麻花的纽扣,任寒风吹拂汗津津的脖颈。然后在裤袋里摸出两根劣质香烟,点着后送我一支。我俩怀着劳累而兴奋的心情,昂首蓝天白云,看玉珠峰云遮雾彰。来时的彷徨与忧虑已经被兴奋与希望所替代。时间已经过半,再过两个月就可以满载而归了……

 

离开沉思中的郭队,怀着满脸愧疚,带着一腔悲伤,独自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这场失误由我而起、因我所致,与善良的郭队无关,怎能让善良的郭队承担本属于我的责任呢?我必须尽快的向廖指挥说明问题的原因,必须一人负荆请罪。即使开除我,即使把我打工的薪水一并扣完,我也认了,谁让我自作聪明、胆大妄为呢?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带着负荆请罪的悲壮,一路走进廖指挥的办公室。我用悲壮自责的缓缓语调,向廖指挥详细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我当时的目的已经变得非常明确简单,就是把所有的责任揽过来,这件事情与郭队毫无关系,我就是事件的直接责任者。要处分的话,就拿我开刀吧!我甚至做好了卷铺盖卷打道回府的最坏打算。

 

然而,待我讲完事情的经过后,廖指挥冷冰冰地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

 

我能承担的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