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二十七)  

2009-07-26 19:01:03|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七、夜战

对这个可大可小的错误,如果上升到影响施工进度、有损工程质量的话,给你个不大不小的处分也不为过。然而,廖指挥和汪书记经过反复磋商、权衡利弊,采取了息事宁人的做法。严厉的批评教育之后,继而一番语重心长的鼓励:要求测量队一定要加强管理、总结经验、努力工作。我想,领导们之所以采取这样宽容的做法,不外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未对工程质量造成影响,施工队的工作已经做通,只是加个班而已。二是出于对郭队的关爱,一个出类拔萃的高工,在如此重大的工程里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确实有些滑稽可笑。尽管,事出有因,非他所为,如果单纯的处理两个临时工,可信度也会令人质疑。三是我和石英钟在测量队乃至领导们的心目中口碑还算不错。试想,我俩在平时的工作中不是卖命般的辛苦,有多少个我们早被赶走了。我们在感激领导宽容的同时,我们还要感激我们自己的勤奋与憨厚。既然事情已经过去,还是戴罪立功勤奋工作、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洗刷过去的耻辱吧!

 

十月中旬的时候,可可西里已经进入到非常寒冷的季节,尽管未见铺天盖地的大雪,但凌厉的雪粒还是家常便饭似的经常光顾。寒风劲吹,阴云飞度,给大桥工地的施工带来很大的难度。恶劣的自然环境、艰苦的工作条件,造成了难以避免的民工减员,人手开始变得非常紧张。在这个季节里,花高价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民工,因为在这个季节里,进入海拔4700米的可可西里,而且还要从事相当的体力劳动,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尽管工程部的同志三番五次到格尔木高价招工,几乎都是空手而归。由于民工减员导致的施工紧张,直至进展迟缓,引起了总部的高度重视,责令项目部不惜一切待价必须要在大雪封山前完成所有桥墩的浇注任务。然而,在日益寒冷的严酷条件下,依靠现有的施工力量,要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完成近五分之一的剩余工作量,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没得办法,项目部最终做出了给完成日进度的每个民工,每日加发一百元的慷慨决定,期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未曾想到,在如此寒冷的季节里,竟然冒出一些要钱不要命的民工。在高额奖励的刺激下,他们主动加班加点,积极性空前高涨起来。大桥工地又从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一场人与自然的较量开始了。

 

晚饭后,测量队突然接到调度室的通知,要求我们即刻赶往22号桥墩,显然又一个不眠之夜开始了。好在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我立即把所需的器械收拾妥当,拿好照明用的高强度手电,戴好皮帽、皮手套,此时的可可西里已经一刻也离不开笨拙臃肿的冬装了。在吉普车即将开启的一刻,石英钟气喘吁吁跑步前来,翻身上了后箱,与我并肩而立,吉普车立即消失在寒冷的夜色里。

 

今晚的风不算太大,也就是五六级的样子,但立在后箱的我们已经感觉有十二级了。还是蹲下吧,尽可能的把身体卷缩到最小。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互相温暖着,因为只有这样,身体才感觉好一些。

 

吉普车在坎坷的施工便道上疾驰。大桥工地上,强烈的灯光照耀着迎风而立的桥墩,崭新的军用帐篷覆盖着刚刚浇注的桥体。为了确保工程质量,所有的在建工程全部置于帐篷的保护之下。帐篷里配置煤炉,桥体包裹着电热毯,外层裹着厚厚的棉被。总之,为了确保工程质量,项目部已经在所不惜了。穿过灯火辉煌的大桥工地,越过黑黝黝的土石路基,在寒冷的哆嗦中来到五公里之外的22号工地。卸下测量器械,伸展一下冻僵的手脚。石英钟还是一如从前的背起全站仪,与郭队、王工一起奔向茫茫的夜色中。我与老铁刘工以及总部的李工在桥墩下等候。

 

这是个两墩三跨的桥梁,桥墩的立柱部分已经浇注完毕,今晚即将施工的是桥墩上部的连接体。等待施工的民工们在犀利的寒风中恭候着我们,高大的桥墩四角已经搭建好安放帐篷的支架。火炉、电热毯、棉被一应俱全的各就各位。停在路边的混凝土罐车发出刺耳的轰鸣,挺着偌大的肚子不停地旋转。与罐车一起待命的还有高大的泵车,正在伸展巨大的手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今晚,我和石英钟就要爬上眼前这座高高的铁架,在模板的四脚打上红色的坐标印记。在石英钟返回桥墩前,我再一次检查即将使用的所有用具,棱镜、毛笔。启开油漆的封盖,然后轻轻地盖好,免得在高空使用时手忙脚乱。

 

摆在我们面前的桥墩说不上太高,也就是十多米的样子,攀爬的扶手为支撑模板的脚手架,就其难度来讲,要比攀爬几十米高的软梯容易得多,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太冷了。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我和石英钟在同一个角的两个侧面同时往上攀爬。头顶上方的高压灯泡照在铁青色的脚手架上,泛出失真的寒光。一般来说,加大劳动量会产生温暖的感觉。然而,恰恰相反的是,当我紧握冰冷的脚手架时,手里的热量就立即通过厚厚的皮手套消失在冰冷的脚手架上了,于是两手变得僵硬起来。当我们到达模板上方时,僵硬的手指已经变得疼痛难忍。抓紧活动一下手脚,戴着厚厚皮手套的双手拼命地相互击打,然后用力握拳,好一阵的手忙脚乱之后,疼痛麻木的双手才找到冰冷潮湿的感觉,手心里冒出的冷汗开始融化了。手脚缓和之后,我立即握紧棱镜支架,对着郭队呼唤的方向调整角度、移动位置,当耳边的对讲机传来郭队好的声音时,石英钟随即打上醒目的圆点,第一个坐标在犀利的寒风里、在我俩冻僵的手脚里艰难的诞生了。又一阵猛烈的双手拍击,又一次的手舞足蹈,如此三番五次的循环往复,费时近半个小时才有了结果,感谢上帝,如果再有几个坐标的话,我俩非冻死在这儿不可。

 

顾不得仰望漆黑的夜空,更顾不得观望泛着寒光的四野,我俩冒着刺骨的寒风艰难地下撤。说实话,在整个下撤过程中,我是用手腕勾着支架的横杆缓慢下来的。落地之后,立即用嘴巴咬掉两只冰冷的手套,把冻僵的双手伸进自己温暖的前胸,用自己的心温暖着仿佛不属于自己的手。也甭客气了,在郭队到来之前,先躲进吉普车里暖和一下再说。

 

一切刚刚开始,更严酷的夜晚还在后面。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