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二十九)  

2009-07-30 22:29:29|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九、站好最后一班岗

到了十一月二十七日的时候,大部分员工已经撤回格尔木,偌大的工地上已经人去楼空。作为最先进山的测量队,我们还要坚守到最后一刻钟。指挥部要求我们,要在下山前打好架梁所用的坐标,为明年的大桥合拢做好准备。

 

上午九点,我们怀着下山前的急切心情,早早来到大桥工地的尽头,抓紧干完最后十个桥墩的测量工作。在我即将下山的时侯,再一次站在高高的桥墩上,尽情的看个够吧!也许是我最后的一望,我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汪书记告诉我,他明天就要下山了,问我还有啥需要帮忙的。我直截了当的请求他说,能否留下来看工地。我的目的是想多熬几天,多挣点工资,而且明年还可以继续工作几个月,孩子的学费就不用发愁了。然而,令我吃惊的是,一向面善的汪书记一口回绝了我,与以往的他判若两人。回想当时天路用人之际,我挑灯夜战充当枪手时的辛苦,不由潸然泪下,世态炎凉竟如此啊!实际上,汪书记讲的很中肯,我作为一个临时工,因工作需要而存在,因工作完结而走人,人走茶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既然如此,就做好回家的准备吧!

 

山还是那座山,岭还是那道岭,只是山更亮了、岭更白了,可可西里又回到了银装素裹的皑皑世界。隆冬的太阳缓缓爬过昆仑山顶,用它微弱的热度,关爱着可可西里的山山水水,关爱着人去楼空的大桥工地,以及工地上依然坚守着的我们。然而,面对这个广寒宫似的冰雪世界,它有限的热量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当太阳的光线照到大地的时候,他的热能已经消耗殆尽了,变成了没有温度的白花花的光。让人变得色盲,而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因此,太阳的关爱变得虚无飘渺,令人感到失望。

 

这时的大桥工地是安静的,安静的除了凌厉的凤鸣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以往的车来人往、熙熙攘攘已经烟消云散,忙乎了八个月的重型机械载着日夜奔波的劳累终于完成了他的使命,下山休整了。以往经常光顾的藏羚羊、藏野驴也日渐稀少了,偶尔能够见到的身影更是廖若星辰。胆小的兔鼠早已钻入地下,开始了无忧无虑的漫漫冬眠。蓝天下,几只翱翔的雄鹰开启了它强大的收索引擎,然而,令它失望的是,能够捕捉到目标太少了。对于可可西里的动物来说,能够坦然的接受冰天雪地的严峻考验,并且能够顽强的活下去,生生不息的代代相传,无不给人一种深刻的启迪:面对困难,坚强是唯一选择。

 

现在,我在用我手中的毛笔,画完这最后一点的坐标,我的使命就要终结了。在这近三公里的大桥上,半年的风风雨雨,不知道留下我多少辛勤的汗水?那些凝固了的混凝土里,付出我多少的心血?在那呵气成冰的日夜加班中,我和我的同事们以怎样的毅力完成了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又有谁了解我们的付出呢?我们只能把辛苦埋在心里。也许,铁路建设者的性质注定了他们只能餐风饮露、四海为家,只能夫妻分离、天各一方。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寂寞换取别人的幸福,是在用自己的汗水架起四通八达的桥梁,开通了四面八方铁路。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充满瘴气的崇山峻岭,在荒无人烟的可可西里,在偏远的边陲小镇,无不留下他们深深的脚印。需要指出的是,在铁路建设的队伍里,战斗在施工一线的几乎全是民工兄弟。希望在青藏铁路建设者的光荣册中,也有我农民工兄弟的一席之地。

 

最后,我站在这高高的桥墩上,再望一眼不远处的巍巍群山,再看一眼脚下的连绵丘陵。我还能故地重游吗?就我目前的窘迫境况,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那就好好抓住这仅有的机会,尽情的回味吧!短暂的夏季里,在这桥墩的周围,长满不尽的青青野草,开满无际的美丽野花;野花丛中优雅的野驴,青青野草里的可爱羚羊,蓝天里飘荡着的洁白哈达,是那样的超凡脱俗,叫人如痴如醉流连忘返;奔腾而下的高山雪水,穿过脚下的桥墩,带着我的梦,向着楚玛尔流去;那个时候,我真想化作一滴山水,奔向神秘圣洁的长江源,走遍祖国的江河山川;真想化作一缕轻烟,飞向那壮美的雪山,回归无忧无虑的大自然;真想化作一颗石子,变成桥墩似的永远,把自己的心永久的留在这儿,与雪山诉说,与天路作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雪山。

 

此时此刻,与我心情恰恰相反的是,郭队与他的兄弟们就显得非常轻松自然了。对他们而言,只是几个月的假期而已。再过几天,他们就可以飞回家乡和老婆孩子团聚了。他们就像自由的候鸟一样,待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他们又能重新飞回这儿,亲眼目睹大桥合拢那一刻。似想,当中铁一局的兄弟们把铁轨铺设到这儿的时候,他们的幸福之花就要开放了。他们可以自豪的说:我是世界上最高铁路的建设者。而我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我再也不能回来了。有幸参加天路建设,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不能亲自见证大桥的合拢、不能亲眼目睹天路的通车,是我一生的最大遗憾。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爬下桥墩,已经中午了,我和我的兄弟们在凛冽的寒风里完成了我们的最后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