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二十)  

2009-07-03 16:58:30|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爬桥墩

本区段最高的桥梁要数22号桥梁了,位于指挥部左边大约一公里的地方。这儿乱石纵横,犬牙交错,寸草不生,虽无洪水经过,却是一片低洼的河床,造成如此地貌的原因可能是河水改道的缘故。该桥长200米,高20米,四墩五跨,与之相连的两端均为片石通风路基。我想,既然这儿的河床已经干涸,再无建桥的必要,何必花巨资多此一举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请教了经验丰富颇有远见的郭队。郭队告诉我,是否建桥,要从多个角度出发,既要考虑眼前,又要兼顾长远,更要考虑到这儿特殊的自然环境。主要因素有两个:一是为藏羚羊迁徙提供安全通道,桥墩高、跨度大,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藏羚羊过往时的视觉障碍,为其提供一种较为自然的安全感。二是考虑到若干年后,河道再次变迁的可能性。可谓考虑之全面,用心之长远。罢了,何必呢?作为一个打工者,还是安分守己的好,做好自己应该做的那份工作吧。

 

按照指挥部的要求,我们今天必须完成四个桥墩顶部的坐标测量工作,为日后架梁铺轨扫清障碍。高达20米的桥墩由两部分组成,圆润笔挺的桥身、宽大高耸的台冒,一条由钢筋焊接的软梯凌空悬挂。台冒的边缘溢出桥身一米之多,近20米长的软梯悬挂在台冒边缘的铁环之上,风吹梯响,左右摆动,令人望而生畏。

与我同行的依然是由郭队统领的原班人马。不同的是,自从石英钟进队之后,任重道远的工作大都由体力充沛的石英钟来完成。无论我怎样的提前行动,依然赶不上石英钟奋勇争先的匆匆脚步。与石英钟为伴,有一种分外踏实的感受,有一种臭味相投惺惺相惜的愉悦。现在的石英钟,似乎依然沉浸在战胜阿三的喜悦里。测量队的所有员工无不对勤劳朴实的石英钟另眼相看,就连尖刻圆滑的王工亦是赞赏有加,宽厚的郭队更是关怀备至。从饱受众人的白眼责难,到众星捧月般的人人称赞,石英钟已经成为引人瞩目的焦点。他的炼狱般的经历,令这个来自大山的农民充满自信、更加成熟了。往日那种忧郁迷惘的眼神,已经被坚毅果敢所取代,令人感到由衷的欣慰。

也许,今天是我进入测量队以来任务最为繁重的一天,不到九点的时候,吉普车已经来到作业地点,卸下前方使用的器械,石英钟背起沉重的全站仪,拿着后视用的棱镜,随同郭队走进布满乱石的原点,我留在桥墩下稍息待命。从我待命留守的桥墩到达他们前往的原点,大约有300米的距离,从郭队安放全站仪的原点到达另一个后视点,为500米的路程。帮郭队放好仪器后,石英钟还要前往另一个原点放置后视镜,最后返回我所在的桥墩下。当石英钟迈着沉重的步伐与我相会时,整整耗去一小时零五分钟,说不上千难万险,倒也累得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要知道,在可可西里缺氧而又布满乱石的河床上,步行1.5公里的路程,远胜于爬到泰山之巅的难度。若非石英钟代劳,这一小时的辛苦肯定非我莫属。虽然,我也有着与石英钟同样地坚韧与顽强,但他的脚力与速度远胜于我,我毕竟比石英钟大十岁呀!当他拿着毛巾擦拭额头的汗珠时,我的眼睛湿润了。

眼下,摆在我俩面前任务是爬上身边高耸的桥墩。既然石英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我必须先入为主了,决不能在他尚未舒缓的时刻再加油门,那样会伤及身体的。于是,我婉转地告诉他:

“先休息一下,下一个桥墩你再上。”

没等我把话说完,石英钟便哈哈大笑起来,而且笑得真诚,笑得前仰后合眉飞色舞,用毛巾揩着眼角笑出的泪花,一手拍着我的肩膀,一手指着软梯的顶端,一脸真诚的告诉我:

“哥,你自己恐怕上不上去。”

“何以见得?”我反问道。

“你看,软梯的上端挂在桥台的边缘上,当你爬到软梯的上端时,要有个凌空鱼跃的动作。”

顺着石英钟手指的方向,仰首凝视,细细品味石英钟略显诙谐的语调,我真的到了不堪重负的年龄吗?或者,在年轻人的眼里,到了令人怀疑的年龄,岁月催人老啊。于是,我不得不设想,当我气喘吁吁地爬到桥台的边缘时,我本单薄的身体是否还有余力做那凌空鱼跃的动作呢?倘若翻到一半时,手软了怎么办?凭我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个性,不会轻易服输的。这儿不是吃白饭的地方,一个打工者,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又怎样在激烈的竞争中立足呢?能否上的去,取决于胆量和体力,胆量自不必说,透支一点体力也无妨,先试试再说。当我勒紧腰带,带好手套,手扶软梯准备攀蹬时,石英钟以不容争辩的口气斩钉截铁的告诉我:

 

“你不要命了?”

出于对我的关爱,老实的石英钟终于发火了。此刻,我虽有争辩的勇气,却无争辩的理由,自己毕竟到了胆量有余体力不足的不惑之年,如果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倒有些幼稚的鲁莽、傻瓜式的冲动。还是听从石英钟的善言劝告吧,待他上去之后,再拉兄弟一把。其言也善,其情也真,令我眼热心动!

戴好安全帽,扣好裤腰带,把棱镜折叠好,挂在后腰上,凝神提气,最后做一下深呼吸,石英钟开始了艰难的攀高动作。

开头的几步还算顺利,两手握紧软梯的横杆,抬起右脚,待两脚站稳后,右手上攀,抓牢后再抬左手,然后,双手再次握紧横杆,弓腰60度,稍停片刻。此时,石英钟顺利的做完了整个攀高动作的第一个节拍。动作敏捷,干净利落,只是微微气喘。在此后近乎相同的动作里,随着高度增加,爬升难度的加大,石英钟在空中的动作越发艰难,挂在空中的石英钟连同来回摆动的软梯,时而撞在坚硬的桥墩上,不断发出叮当的响声,令我毛发倒竖,血往上涌。最关键、最危险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当石英钟攀爬到桥台的边缘时,他停住了!低首回望,眉头紧缩,若有所思。我想,他的体能究竟消耗了多少,还有力量做那凌空鱼跃的高危动作吗?我的心追随着石英钟暂停的动作,嘴巴大张,额头冒汗,似乎要从口腔里蹦出来。

在我极度揪心的那一刻,两百米之外的郭队同样陷入紧张的牵挂中,用对讲机告诉他,一定要握紧桥墩顶部的铁环,一定要加倍小心。听到郭队充满深情的关怀,高空中的石英钟,将右手伸到背后,解下折叠的棱镜架,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轻轻甩了上去。此时的他,两手紧紧握住最上端的软梯横杆,双脚上抬,尽量缩短手脚之间的距离,腰身弓成90度直角。他的胸部已经挺到桥台外缘的上方,右手伸向桥墩里面的铁环,左手挺紧,右腿上翻,凌空一闪,石英钟不见了。

山风吹来,软梯叮当,石英钟终于干净利落的完成了令我揪心又令我振奋的凌空一跃!

也许,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终生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仰望高高站起的石英钟,一种发自肺腑的景仰油然而生。此刻,石英钟站在高耸的桥墩上面,向着原点的郭队招手致意,向着桥墩下的我点头微笑。此刻的石英钟已经成为可可西里的巨人,一个盖过桥高,与昆仑山比肩的巨人!

有了石英钟打头阵时的表率,有了观摩别人攀爬软梯的经验,有了石英钟在我头顶的亲手指引,有了郭队在百米之外的热切鼓励,还有什么后怕呢?何况还是轻装上阵呢?在石英钟的鼓舞下,顿感信心百倍,上吧!

比照石英钟刚才攀爬软梯时的模范动作,双手握紧软梯横杆,凝神提气,伸右手,抬左脚,完成一个循环之后,躬身歇息片刻。停在半空中的我,犹如儿时荡秋千的感觉。离地面越近,摆动越大,随着高度的增加,摆动越来越小,儿时荡秋千的美感再也找不到了。随之而来的是,额头冒汗,手心燥热,耳鸣心跳,口鼻并用,双管齐下。所幸的是,当我手脚发软的时候,我的脑袋已经越过台面,一只手已经被石英钟紧紧抓住,在他的牵引下,顺势滚了上去,好险哪!

 

和石英钟并肩站在高耸的桥墩之上,敞开汗津津的胸膛,任山风吹拂,仰望白云蓝天,碧野雪山,在那天山相连,云雪相接的天际,是人间最美丽的天堂,没有喧嚣,没有污染,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强强互爱,弱弱相牵,不分彼此,携手并肩。此刻,我的心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