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二十一)   

2009-07-05 22:15:08|  分类: 天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机遇

我和石英钟从第二个桥墩下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了,精疲历尽的我再也没了食欲,只想就地卧倒美美睡上一觉。无奈任务仅仅完成了一半,过午还要继续工作。好在工地与指挥部很近,到指挥部随便蹭一顿算了,这样既免了午餐折返的麻烦,也可以在午饭后短暂的休息一下,以利于下午继续工作。

从桥墩下乘吉普车赶往项目部,仅需一支烟的功夫,可谓抬脚即到,没的办法,实在太累了。当我们赶到项目部时,食堂里已经人去楼空,炊事员正在收拾碗筷,准备下班。由于项目部的大部分人马早已进驻大桥工地,在此留守的多为后勤人员,平时来此就餐的人员寥寥无几,菜谱自然格外简单,多以速食为主。几分钟之后,四碗热腾腾的水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当我们饭程过半的时候,石英钟的碗里已空空如也,笑眯眯地郭队问他:

“小石,你的水饺呢?”孩子般的石英钟拍着突然隆起的腹部,顽皮地告诉大家:

“在这儿!”

站在一旁的炊事员噗哧一声,几乎喷出饭来!经营体力的人大都这样,食量大、数度快。记得小时候,到邻家去串门,身高马大的二大爷指着饭桌上的四个小牛犊,怒气冲冲地说:

“我要是你们这个吃法,早就饿死了,还有你们几个狗杂种!”

二大爷讲的是他大跃进吃伙房的故事,人在饥饿的时候,争抢是非常自然的事,无可厚非,但他教育孩子的方式实在不敢苟同。

简单的午餐过后,我随着郭队推开汪书记虚掩的房门,主人不在,凌乱的办公桌上摆满报章杂志,我顿觉眼前一亮。

自从进山以来,已经三个多月了,除了进山前在格尔木买的两份杂志外,再无别的资料可看,一身劳累,两眼寂寞,对于三十公里之外的世界一无所知。那时对可可西里乃至天路的了解仅限于足迹所至、目力所及的范围。每每夜晚来临,年轻的兄弟们总是乐此不彼的三张牌、斗地主,寂寞无聊的时候,老铁刘工便主动的粉墨登场,表演一番不冻泉亦真亦幻的艳遇,弄得年轻的兄弟们嘴巴大张,眼睛溜圆,痒痒的,令人哭笑不得。倘若有书可读,有报章杂志可看,不至于沦落到画饼充饥的地步。实在没的办法,年轻人寂寞的时候总爱制造故事,何况滑稽的刘工又是挑战寂寞制造故事的高手?

既然书记不在,就看看这些久违的报章杂志吧。《中国铁道报》、《人民日报》、《读者》、琼瑶的小说等,显得格外亲切,令人心动。尤其是《中国铁道报》有关青藏铁路进展情况的专题报道,真是图文并茂,令我耳目一新怦然心动。这是我进山以来所接触到的最直接最亲切的媒体报道,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与此相反的是,在施工前线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假如,在我们的帐篷里有这些可供阅读的资料,有这些可供玩味的小说,兄弟们也不至于寂寞的百无聊赖,更不至于自编自演那些啼笑皆非的滑稽故事。白日里风雨无阻的工作叫做事业,晚上的总结与学习更是不可或缺的功课。无书可读,无杂志可看,又能学习什么?当一个人无事可做的时候,便会感到无端的寂寞;当一个人寂寞无聊的时候,便会无事生非、令人讨厌。此时,如果有书可读,足可打发那些寂寞的时光,当你进入书中的角色时,更会乐在其中,回味无穷,受益匪浅。尤其是在遥远的可可西里近乎封闭的天路工地上,必要的书籍显得多么重要。一天下来,掌灯之时,寂寞与无奈便如可可西里的山风一样如影随形地悄悄袭来。此刻,枕边若有一本小说、一本杂志、一份报纸,静静地掀开扉页,千里之外的爱人便会来到身边,你会陷入幸福而恬谧的悄悄耳语中,在不知不觉中衔着幸福的泪水驶入久违的梦乡。

在我和郭队翻阅报纸的时候,汪书记捧着一摞杂志推门而入,见我俩在场,即刻堆满笑容:

“郭队啊——我的大功臣!”

我即刻起身让座,站在一旁。汪书记,中等身材,略胖,方脸盘,浓眉大眼,文质彬彬。记得我第一天进队时,首先认识的就是这位和蔼可亲的汪书记,他待人之友善、谈话之亲切,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他给我签发的领料单,并安排郭队帮我领取棉衣棉被。他亲人般的嘘寒问暖令我万分感动,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在日常工作中,和汪书记经常碰面,只是打招呼而已,对其了解更是少之又少。听郭队讲,汪书记酷爱文学,作品经常见诸报端,为兰州师范大学的高材生,令我倾慕,只是没有交流的机缘罢了。

“看书记这样高兴,又有大作发表了?”郭队笑眯眯的仰脸问道。

汪书记一脸春风,顺手放下怀中的杂志。眉色飞舞地说:

“总指刚刚印发的,还有墨香呢,我们项目部的报道放在首页了。”

兴奋中的汪书记格外慷慨,顺手抽出两本,送到我俩手中。我双手接过书记送来的仍然散发着墨香的杂志,兴奋地揭开扉页,贪婪的浏览着图文并茂的亮眼内容。按照书记的指引,我在目录的中间找到他所讲的文字,顺着页码的标示进入正文,一篇《月光灯影下的可可西里》即刻映入我的眼帘。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这篇饱含真情的原创,其中月光、流水、钻机顶端酷似灯塔的光芒、乃至石英钟那双充血的眼睛,无不令我耳热心动。其实,在那个紧张的夜晚,我和郭队都是亲历者,书记用心描述的场景以及流露的瑕疵,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总之,他是一种亲历者的真情流露,虽不及专业者的老道圆滑,但感情纯真,别具一格,令人耳目一新。

深受汪书记的真情感染,一个令人惊异的想法在我心中萌生。瞬间,一句近乎幼稚鲁莽的话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汪书记,这样的文章,我也能写。”

听到我这句语惊四座不着边际的疯话,两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四目相对,疑惑、不解、摇头,脸况之复杂一言难尽。在短暂的沉默中,一向宽厚的郭队微微一笑打破僵局,和颜悦色地说:“你真的会写?”

我依然固执地说:“会的!”说实话,我并无贬低书记的恶意,也不是说书记写得不好,这的确是出自内心的一句实话。在我的企业正常运转的岁月里,也曾发表过不少类似的专题文章,也曾与当地的爱好者一起切磋过,年青的时候,也曾做过许许多多的文学梦,是那种半瓶醋的水平。再者,汪书记的大作仅在青藏铁路的内刊上占有一席之地,这样的水平在大报上难见踪迹,实在不好恭维。过后想来,我当时的表白着实有些唐突、有点不近人情。说到底,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身份,面对并不了解的汪书记,讲这样不伦不类的话,是非常不合时宜的。此言一出,又怎能收回?在我后悔莫及上下两难的时候,与郭队同样宽厚的汪书记,依然笑容可掬。

“好啊,我这儿正缺人手呢?”

是的,汪书记不仅主抓火线入党之类的组织工作,还要亲历前线做好宣传报道工作,可谓身兼数职日理万机啊!稍后,汪书记抓住我手,一脸真诚的告诉我:

“晚上抽点时间,试着写点你的切身感受,写好了拿给我看看,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会给你报酬的。”

汪书记的一席话,犹如可可西里暗夜的一盏明灯,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刻,照亮我坎坷的前程。对我而言,可可西里的高寒缺氧、挑战风雪的严酷劳累、王工的尖酸刻薄、包工头的无端指责、爬桥墩的高危动作,实在微不足道。千里迢迢,奔可可西里而来,目的只有一个,给我两个读大学的孩子挣足一年的学费。既然汪书记如此爽快,我当尽力而为之。

临别时,汪书记送往几本稿纸、两支圆珠笔、一本新华字典还把签有其名的内刊赠送与我,令我分外感动。我想,我必须加倍努力以报答汪书记对我的厚爱。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