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梦断锡都(二)  

2009-08-04 12:03:42|  分类: 梦断锡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到达南丹站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在长达三十个小时的漫漫路途中,有座的时间不到三个小时,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是在艰难的站立中度熬过的。下车的时候,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几乎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尽管南丹站很小,但我一瘸一拐的挨到问事处的时候,已经大汗淋漓了。服务员告诉我,这儿离大厂还有几十公里的山路。所幸的是,在隔窗就能望见的广场上,停着许多开往大厂的中巴。我终于看到了希望,再坐两个小时的中巴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花二十元钱,坐上开往大厂的中巴。能够乘坐十多人的中巴,仅拉了不到一半的乘客就匆忙上路了。高效率的的南方人啊!

 

在北方还是雪花飘零的时候,南丹已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醉人季节。满眼的绿色罩在蒙蒙细雨中,路上的行人打着各式各样多彩多姿的雨伞,犹如雨中盛开的荷花;路不阔,而平坦;楼不高,而精致。蒙蒙细雨中行驶的、路边停放的,多是豪华的越野车。可见,这是个相当富庶的南方小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小巧而玲珑、富庶而气派。这就是藏在深山里,富甲一方的锡都——南丹。

 

车速很快,中巴像飞一样地驶出南丹小城,又像飞一样地落入崇峦叠嶂里的弯弯山路,令我这个习惯于平坦沉稳的北方人,既开了眼界,又提心吊胆。急速的飘落之后便是急促的转弯,车在山里走,人在云中飞。我想,这司机哪是在开车啊,简直是在玩命!没得办法,反正司机收了我二十元的保险费,就把这条命暂时交他保管吧!若是在平坦的马路上,近乎疲劳极限的我,早就进入梦乡了。然而,自从进入到这玩命司机的飞船里,早就睡意全消了。由于车速太快,加上我的忐忑不安,车窗外的青山绿水变成了朦胧的绿色,山腰里的少数民族姑娘,变成了忽隐忽现的花朵。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濛濛雨丝,飘进飞驰的中巴,打在我疲惫不堪的脸上,钻进我一路水米未进的肺腑里。一种说不出的清爽,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晕晕然。北方的空气浑浊而干燥,南方的空气清爽而醉人。此刻,云里雾里的我,在这短暂的一刻,已经全然忘却了淘金的使命,贪婪地吸纳着这水洗般醉人的空气。置身于忽起忽落的弯弯山路,醉心于清新醉人的绿色,一路的艰难曲折,一路的颠簸劳顿,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都是那样的爽朗。淘金也罢、旅游也罢,在此刻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中巴飞一样的拐进Z字形弯道,一种截然相反的另类景象立即映入我的眼帘:满眼的绿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堆起的乱石,一道简陋的堤坝,将浑浊的河水分开;浑浊的河水边,布满杂乱无章的简易板房;鳞次栉比高高矮矮的烟囱,冒着滚滚浓烟;充满积水而又坎坷不平的山道上,奔跑着载满矿石的卡车;各式各样的豪华越野车鸣着刺耳的喇叭,追赶着前面行驶的卡车。这就是锡都南丹的心脏大厂,一个享誉世界、名闻遐迩、富翁云集的地方。此刻的大厂,每天都在制造百万富翁的神话,每天都在改写亿万富翁的历史,滚滚而来的财富,把大厂送进冒险者的天堂。一夜暴富的强大诱惑,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淘金者。一时商贾云集、举国瞩目。

 

中巴到达终站点的时候,已是下午六点了。挤过拥挤的人群,在路边的电话亭里给小表弟打了个公话,告诉他我已经来到大厂了。坐在行李包上,等候即将接我的小表弟。此刻,在我的周围,在我目力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打工的人群,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抄做稀里哗啦的方言。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从他们异样的着装和我一句也听不懂的语言判断,都是来自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兄弟。也许,他们和我一样怀揣着淘金发财的梦想,告别了家乡的父老乡亲,来到这充满诱惑的地方。祝愿他们有个好的开端,祈祷他们幸福安康。

 

一支烟还未抽完,小表弟便下来接我了。简单的寒暄之后,跟随小表弟来到他居住的地方。这是个三室两厅的房间,正中的沙发上坐着三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小表弟首先向坐在沙发中间的白胖子介绍说:“这是我姨表哥。”然而,胖子并未起身,亦未言声,只是拿手一摆,“好,知道了。”另两位瘦削的中年男子,则礼貌的起身握手,一幅和蔼可亲的样子。从这短暂的对话中,可以判断:中间的胖子是北方人,在他凸起的将军肚和他不消一顾的眼神中,不难发现,他可能就是来此淘金的北方老板。与其相邻而坐、和善礼貌的两位中年人,则是标准的当地人。

 

在小表弟的引导下,我拎着行李进入另一个较小的房间。掩上房门后,小表弟立即端来一杯白开水,坐在我身边悄悄告诉我:那位挺着将军肚的白胖子就是他大哥。小表弟说的大哥,其实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比我三姨妈小不了几岁。十几岁就参军了,现在是邯钢的部门经理。我们从来没见过面。看来,我这个拐弯抹角,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兄,既有着不凡的来历,又有着傲气十足的派头,在这样的领导身边混饭吃可要当心了。

 

稍后,小表弟说:“咱们走吧?”我说:“去那儿?”“鱼泉洞!”表弟说的鱼泉洞,是他管辖的矿窿所在地,小表弟现在已经荣升为一矿之长了,手下管着一百多号人呢。鱼泉洞既然是小表弟的天下,还是快点跟他走吧!

 

再次走过客厅的时候,小表弟的大哥,依然视若无睹的与客人谈话,陪他相邻而坐的两位礼貌的南方人,依然客气地点头微笑。我带着一路的疲惫,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在落日余晖的余晖里,向着鱼泉洞方向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61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