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梦断锡都(十四)  

2009-09-05 11:14:25|  分类: 梦断锡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表哥不但没有飞起来,反而四脚朝天的趴在那儿,跌了个鼻青脸肿,所幸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基本无大碍。这要感谢他那皮球似的将军肚了。落地时,他那高高隆起的腹部,产生了良好的缓冲作用,在地上重重的弹了几下,其他部位才落地的。还要感谢他脚下的那汪积水,否则,就难说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老板,能够放下身价,亲临炮声隆隆的前线,已经很不错了。要比周旋在灯红酒绿中的那些老板强百倍。它的好处在于:一方面可以把握窿道里的进展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免得领班谎报军情。二是,可以真实的体验一下窿道里的艰险与恐怖。这样,不仅可以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还可以明白每一块矿石里究竟包含着什么样的成分。一石一矿当思来之不易,一粥一饭当思步履维艰。继而一笔一划的写好自己的人生。我想,经过这重重的一脚,大表哥应该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了吧!你的事业在这炮声隆隆的矿井里,而非缠绵悱恻的富贵乡。尽快的从灯红酒绿中解放出来,把全部心思用在炮声隆隆的矿井里吧!

 

炮声就要炸响了!快快离开这个不祥之地吧?

 

来不及抚慰落汤鸡似的大表哥,我和小表弟每人一只胳膊驾着大表哥,稀里哗啦的踩着水,仓惶的往前奔去!韦东紧随在后,边走便后望着。没逃多远,后面的追身炮就响了,惊得大表哥直挺挺的猛然回首!哎,初上战场的人大都这样,不屁滚尿流就谢天谢地了。

 

在大表哥惴惴不安的仓惶中,我们终于步履维艰的来到灯光暗淡的四号面——一个狭窄的毫不起眼的小胡同。与其相邻,有着一墙之隔的广东面,则显得恢弘的多,不仅灯火通明,而且车水马龙的一派繁忙景象。就像住在同一个街道的两兄弟,一个门楼高大,门庭若市;一个茅屋低矮,门可罗雀。原来,在这幽幽的矿窿里,也有着高低贵贱之分。在这儿,一边在创造着财富,一边在制造着贫穷。采得着矿的老板,立马晋升为富翁;采不着矿的老板,顷刻变为乞丐。对某些人来说,这儿就是天堂,对另些人来讲,这儿就是地域。我终于明白了,无论是天上人间,还是在十八层的地狱,都有个三六九等。不幸的是,这儿的人大都变得几乎疯狂了。

 

这就是大表哥投了上百万(十个老板已经投入一千多万了),令他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四号面吗?拐过狭窄的门洞,在暗淡的灯光里向前挪去。狭小的巷道里,摆放着一根根粗大的风筒,几乎占去了一半的空间,令本就狭小的巷道显得更加龌龊了。此刻,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矿工,正四脚朝天的仰卧在风筒上,发出错落有致的蛙鸣。韦东立即叫醒了他,朦胧中的小伙子猛然坐起,见到身穿迷彩服的我们,惶惶然不知所措。在这充满危险地矿井中,难以预料的情况随时有可能发生,必须睁大眼睛,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然而,漫长的工作时间,过度的劳动强度,枯燥乏味的工作环境,无休无止的绵绵炮声,令矿工们始终处在疲劳状态。久而久之,警惕之弦渐渐松弛了,一有机会就想找个旮旯眯一会儿。对此,作为领班,一定要时刻把安全放到首位,莫管其高兴与否,随时敲打,耳提面命,警钟长鸣!

 

为了他的安全,也为了他的家庭幸福,更为了他以后长些记性,就重重的、恨铁不成钢的、罚他一下吧!此刻,温文尔雅的韦东,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气势汹汹的吼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哪里人?”当这位犯错的矿工结结巴巴的回答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他流着泪水的面孔:一个被灰尘笼罩、又被泪水冲刷着的稚嫩面孔。一个个头矮小、面容憔悴、营养不良的十七八岁的孩子;一个本该读书,本该长身体、长知识的孩子;一个大山里的家境贫寒的孩子。看着孩子流着鼻涕与眼泪的样子,我的心碎了!此刻。令我想到了远在家乡,正在读书的一双儿女。他们一个读高三,一个读高一,正是求学上进风华正茂的好年龄。我是因家境贫寒经济拮据,为了筹集两个孩子上大学的经费,才不得已而来到这危险的矿井里的。无论这儿怎样的千难万险千辛万苦,我必须坚持下去,决不能让我的两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而流落到这样的地步。以往所讲的,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至今还是一句空话,叫人无语。

 

正在韦东继续大声呵斥,孩子泪流满面不知所措的时候,大表哥突然拉了韦东一把,说:“咱们走吧!”回头再望一眼这个仍在流眼泪孩子,我只好默默地为他祈祷,但愿上帝保佑他,让他早日挣够学费,早日回到父母身边,早日回到他这个年龄应该去的地方。

 

离开这个孩子后,前面的巷道豁然开朗的许多,两厢的宽度足有七八米的样子,单车道变成了三车道。照明线路也突然地变成两条,明晃晃的有些刺眼了。在最里面那股车道里,停放着若干辆备用的矿车。靠墙的地方堆放着几十根粗大的风筒,看样子,安装排烟管的工作已经迫在眉睫。与刚才大表哥跌跤的那片洼地相比,这儿简直变成了干燥的戈壁。无论是两厢的石壁,还是犬牙交错的窿顶,几乎是浑然一体青灰色,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看不到一线有缝隙的地方,由于没有任何滴水的岩缝,空气变得干燥郁闷了。而且,在这一刻,好像已经远离了炮声隆隆的战场,来到安全而宁静的后方。

 

继续前行,已经可以看到晃动的灯光人影了。由于我们是相向而行,不一会儿,那个晃动的人影就变成领班莫老大了。(韦东说的)见面之后莫老大急匆匆的告诉我们,前面的九级斜井已经放好了炸药,正准备放炮呢!哎呀,刚刚经过了炮火的洗礼,又要进入前沿阵地了。然而令我惊讶的是,这时的大表哥已经判若两人,突然变得分外镇静了。他不仅没有像上次那样,惊慌失措的扭头就跑,而是倒背着两手,若无其事的向前走去,大有一股慷慨就义的豪气!我们三人,还有那个刚刚来到的莫老大,近乎惊诧的、小心翼翼的、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在大表哥的身后。我要看看,我的大表哥还能走多远。

 

炮声终于雷鸣般的炸响了,灯光变成了闪电,然而,雷鸣般的炮声并未挡住大表哥前进的脚步,此刻,大表哥已经成为我心目中的将军,一个需仰视才能见到的将军。

 

人是要有志气的,有志者事竟成!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