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梦断锡都(十六)  

2009-09-09 21:07:32|  分类: 梦断锡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以一万元的代价,获得了向十级掘进的通道,但是,我们必须改变方向了。如果说,原来是往前下方掘进的话,现在只好向右下方掘进了,这样,就与原来制定的掘进方向出现了90°的偏差。经过技术人员的现场勘测,决定沿着对方遗留的那段废斜井继续向前掘进,待掘进到合适的距离之后,再来个左转弯。如此的左盘右旋迂回曲折,何时才是个尽头?其实,在这幽幽窿道里,就像盗墓一样,尽是些鬼吹灯的事儿,却比盗墓难多了。墓碑是摆在明处的,只是墓道里有些机关罢了,他的范围毕竟要小得多。盗墓需要的是胆量,胆壮者尽可为之。采矿是在暗处,为了掩人耳目,必须声东击西的绕道而行。迂回上千米之后,再往里钻,是否还是那个方向就很难说了。而且,在整个绕行过程中,有着说不尽的艰难曲折。相互之间的碰撞是常有的事,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取胜了就继续前进,斗败了则退避三舍。

 

这个被人废弃的拐角,至少闲置了半年以上,卷扬机已经长出了殷红色的铁锈,操作台上已经落满了灰尘,坎坷不平的地面上一片狼藉,尽是大大小的石块,显然是被邻近的炮声震落的。昏暗的灯光映照着高达五六米的窿顶,映照着凌空悬挂的嶙峋怪石,映照着呲牙咧嘴纵横交错的裂痕,以及裂痕与裂痕之间摇摇欲坠的碎石快。隔着薄薄的窿顶,时而传来清脆而震撼的爆炸声。这方窿顶已经被接连不断的炮火震酥了,已经没有多少筋骨了。每每经过这儿的时候,总会条件反射似得,凝望几眼那个令人惊恐的窿顶,就像天罗地网似得,不知道哪一刻突然落下来,把我们一网尽收。无论我是怎样的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小心,无论我是怎样虔诚的祷告上帝的眷顾,宛如鹅卵似得石块,还是无情的砸响了我头顶的安全帽,然后擦肩而落。殷红的血顺肩而下,染红了肩膀和袖口。流血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是轻伤不下火线的。

 

经过排险整修之后,我们又重新进入了紧张有序的掘进中。新近接收的那段斜井,已经成为我们重新进军的必由之路了。你上过蜀道吗?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你来过这儿的窿道吗?窿道之难难于下地狱。我们这段十级斜井不仅坡陡路滑,而且坎坷不平。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创造的杰作,在短促而陡峭的斜坡上,尽是连绵的王八窝。道轨放在斜井里,犹如把梯子搭在房檐上,几乎悬空了。我下去的时候,总是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地,几乎是仰坐着往下挪的。上去的时候,稍许好一点,同样是相当吃力的。也还是一手攀着墙,一手把着地,如牛负重似得变成了四条腿,弓着腰往上爬,只是没长尾巴罢了。装满石头的矿车上行的时候,更是不停地颤抖与晃动。在斜井中间右面的墙壁上,(向下方向)有个凹进去的弹坑,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打穿的,里面镶嵌着凸凹不平的片石,算得上最简易的国界了。透过片石的缝隙,能够见到对方窿道里的微弱光影。对方放炮的时候,一如天庭滚过的闷雷声,毫无遮拦的扑进我们的窿道。我们不仅可以闻到对方窿道里漫过来的屡屡硝烟,还可以享受到对方窿道里吹过来的阵阵清凉,更会感受到融会贯通的地网之曼妙。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了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我们创造了快速致富的互联洞。两者相比,可谓异曲同工。所不同的是,前者利人后者利己。自从来到这样级别里窿道里,就像客机闯入了充满雷暴的环流层、战士误入了充满机关的地雷阵。打着手电再也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了。即使在最清闲最安宁的时候,心平气和的把耳朵贴在石壁上,也会听到错落有致的蛐蛐似得打钻声。或远或近或高或低,不知道是相向而来,还是擦肩而去。接踵而至的便是大大小小强弱不一的鞭炮声了。未曾想到,由爆炸而产生的声波不仅可以穿透空气,还能够穿越厚厚的岩层。

 

由于这段斜井短促而陡峭,无论是打眼放炮,还是矿工装运石头,都显得格外龌龊不堪,没有半点的回旋余地,给人一种站立不稳,玄而又玄的感觉。加之斗大的工作面上,闷热而又饱含粉尘的浑浊气体,以及接二连三的炮火声,人人变成了汗流浃背的骆驼祥子,显得那样的无奈与苍凉。也许,这些来自大山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像战场上的老兵,已经习惯了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一样的平静自然。在他们沾满灰尘的脸上,很难看清真正的颜色;在他们忙碌而紧张的背影里,很难看清他们真正的内心世界。这儿没有满腹的牢骚,没有愤愤不平的不满,没有患得患失的惊恐,没有偷奸耍滑的无赖,没有腰缠万贯的贪婪。当隆隆炮声响起的时候,也只是仰面看看窿顶颤动的石头。也许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突然与偶然,久而久之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也许他们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忘记了自身所处的危险。他们,尽管没有什么大彻大悟大智大勇大智大慧大慈大悲大智若愚大材小用等等的体验与感叹,但是,从他们默默地无言中,从他们平静如水的表情里,不难看出,他们已经看透了矿井里的人生。在地面上,有些人已经看厌了江河湖泊,绿水山川;有些人已经腻歪了飞禽走兽,变得脑肥肠满;有些人已经高高在上,仍然忧人怨天。然而,和这些享受着阳光雨露的人们相比,他们却有着生于自然里死于自然里的从容与镇定,而且看透了社会看透了人生。面对充满诱惑的世界,他们保持平静,心存感激;面对灾难,他们欣然接受,毫无怨言。在他们心中多了些和谐少了些魔障。

 

我们身在民窿,身为民工。我们无法也不想知道我们的工作是否合理合法,我们只想通过自己的辛苦,获得我们想要的报酬。当老板把工资交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只有心存感激。在国家没有能力安排我们就业的那些年代里,我们只好如此了,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