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原创〗 童年轶事(7)  

2010-07-10 12:22:24|  分类: 童年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期间,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最大的走资派是村长老歪,最大的地富反坏右是地主二先生。前文说了,作为破四旧立四新的主要课题,关帝庙以及四书五经三国水壶西游记地契牌位之类的老古董,已经被革命小将砸的稀巴烂且付之一炬。接下来的战斗任务便是批斗村长老歪和老地主二先生。

一日,在头头宋章的率领下,一根绳子拴着两头驴,把老歪与二先生牵到学校的操场里。绳子很长,一头拴着老歪,一头捆着二先生,一根绳子连着两个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他。老歪个儿较矮,嘴歪眼斜,一脸的络腮胡子。老歪1945年入党,1948年土改时就是农会主任,是个货真价实的老革命。当年的老歪热情高涨,气势如虎,把二先生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我们读书的学校就是二先生当年的家,学校的操场就是二先生家当年的大杂院。在这个坑坑洼洼的大杂院里,有个栓驴的土台子。1948年的某个下午,在农会主任老歪的带领下,在土台的中央竖起两根高大的竹竿,两根竹竿相聚一米多远,在两根竹竿的顶端有个木棍相连,木棍上穿着一个能够自由转动的木车轱辘,木车轱辘的边缘挂着一根首尾相连的粗大绳索,组成一个简易的定滑轮,类似于西方的绞刑架。这个土台叫做望蒋台,这两根高大的竹竿叫做望蒋杆。意思是说爬到这根望蒋杆的顶端,就能够望到狼狈逃窜的蒋介石。搭好之后,他们把二先生押到土台之上,用绳索的一端拴住二先生的腰,几个农会干部拽住绳索的另一端。二先生是个知书达理的老地主,鼻梁上架着厚厚的瓶子底,慢条斯理,之乎者也的一付文绉绉的先生相。二先生做梦也想不到,老歪还有他的农会干部要在这儿送他上西天。

只听老歪一声令下:“把大地主二先生吊起来!”

十几农会干部呼叫着,把可怜的二先生连根拔起,悠悠地吊到半空中。

老歪斜着眼睛大声呵斥到:“二先生?”

二先生惊恐道:“在!”

“看到老蒋了?”

二先生惊恐的不知所以然,停顿片刻后回答道:“没有,我什么也看不见!”

此刻,二先生的瓶子底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老歪顺手捡起二先生的瓶子底,用他歪歪的嘴巴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再交给身边的那个高个儿的农会干部,让他拿起木棍,踮起脚尖,挑给半空里的二先生。

老歪命令二先生戴好瓶子底,继续往远处看,且问他现在看到了啥?二先生的身子像个陀螺,在半空里溜溜地转,转了半天终于静止下来。

回答说:看到了天空里的一群乌鸦呱呱地往南飞,除此之外就是脚下的老歪与他的农会干部。

老歪撇着嘴巴冷笑道: “妈的,你个死鬼,还敢连风带雨的骂老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继续给我往上吊!”

在车轱辘吱吱的响声里,二先生最终被拉到望蒋杆的顶端。

老歪仰起脑袋,再次阴阳怪气的呵斥道:“看到老蒋没有?”

二先生说:“他除了那群乌鸦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老歪说好,什么时候看见了老蒋,再告诉老子,老子就在下面耐心的等着你。

此刻,二先生终于如梦方醒,明白了老歪问话的真实意图,就是让他回答说看见老蒋了,然后把他放下来,让他回家。然而,此一时彼一时,曾经对他言听计从的长工老歪,已经是大名鼎鼎的农会主任了。他的小命就攥在老歪的手心里,整死他就像碾死一只蚂蚁。毛主席说了:革命不是喝酒吃饭,不是写文章,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老歪除了一颗脑袋两个肩膀之外,穷的叮当响,是百分之百的贫雇农,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二先生家有200亩良田,一片青砖瓦房,一个骡马成群的大杂院,还有个美如天仙的老婆桂花,是百分之百的地主阶级;他们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敌人;老歪的任务就是革二先生的命。令二先生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老歪是在玩猫捉耗子的游戏,哪能一口咬死他?玩够了,再把他弄死。

二先生毕竟是个读书人,一旦明了老歪的花花花肠子,心里便亮堂了许多。他喘着粗气,痛苦的耷拉着脑袋回答老歪说,他看到了老蒋,还说老蒋已经死了,并且死得好惨。

老歪哈哈大笑,说这还差不多。接着大声命令道:“兄弟们听好了,松开手?让这家伙找老蒋去吧!”

二先生一声惊叫,扑通一声,重重的从一丈多高的望蒋杆上摔下来。摔得二先生杀猪般的嚎叫。

经过三番五次的折腾,二先生口吐白沫,气若游丝。

老歪说:“兄弟们再加把劲,这家伙就能够见到老蒋了。”

就在老歪一伙吆喝着,准备再次把二先生继续往上吊的时候,二先生的老婆桂花哭叫着赶来,泪流满面的跪在老歪脚下,祈求老歪手下留情,留二先生一命。桂花哭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

在桂花的百般乞求之下,二先生未被摔死,也还是被剥了一层皮。老歪之所以要整死二先生,就是想霸占二先生的老婆桂花。桂花是个出名的大美人,老歪做长工的时候,就惦记着桂花的好事,馋得老歪直流口水。不过,那个时侯,老歪就是一只癞蛤蟆,桂花就是一只白天鹅,借给老歪十个胆,他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现在朝代变了,老歪终于可以到了如愿以偿美梦成真了。心狠手辣的老歪,岂能放过到嘴的天鹅肉?岂能放过桂花、放过桂花的男人二先生?土改之后,老歪做了村长,二先生更是哑巴吃黄连敢怒不敢言,硬生生的戴了十几年的绿帽子。老歪做了多少年的村长,二先生就当了多少年的活王八。

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老歪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个革命者竟然变成了革命的对象——小村庄里的最大走资本派。令他恼怒不已的是,如今把他和二先生栓到一根绳子上。岂不是说,自己也成了地富反坏右四类分子了?

老歪愤愤不平地说:“怎么把我和这个老地主拴在一起呢?我可是当年斗地主分田地的农会主任哪!我可是现在的村长啊!我可是百分之百的老贫农老革命啊!”

老歪哪里知道,他这个所谓的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二先生打量着身边喋喋不休的老歪,小声骂道:“你这个老流氓狗杂种也有今天?”

尽管声音很小,还是老歪听到了,气得老歪直翻白眼。若非捆着绳子,早就抓到一起了。

这会儿,头头宋章一手拿着红宝书,一手举着拳头走上台来;后面跟着两个高年级的革命小将,他们手里拿着两顶纸糊的绿帽子;绿帽子有半米多高,活像两个绿色的大水桶;一顶写着打倒走资派老歪,一顶写着打倒地富反坏右二先生。

见此情景,二先生毕恭毕敬老老实实的跪在那儿,自觉地把属于他的那顶绿帽子戴在自个儿的脑袋上。

然而,当革命小将把老歪的绿帽子亮在他眼前的时候,老歪大怒道:“妈的,你们这帮没长毛的小王八羔子,竟敢拿老子开心,老子可是老革命了,老子当年斗地主分田地的时候,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还在老子裤裆里荡秋千呢?”

头头宋章大吼一声给我打!

一帮不知轻重的毛头小伙子,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小将,一顿稀里哗啦的拳打脚踢,把老歪打的鼻青脸肿,嘴歪眼斜,趴在地上呼呼地喘气。然后再踏上一只脚,使老歪这个走资派永世不得翻身。你以为你是谁,革命小将上天敢砸凌霄殿,下地敢踹鬼门关,刘少奇怎么样?照样被革命小将踩在脚下。

片刻之后,再把老歪拎起来。两个革命小将每人揪住老歪的一只耳朵,免得老歪的脑袋挺不起阳痿了;后面一个胖乎乎的革命小将揪住老歪稀疏的头发,用力上拉,另一位瘦小的革命小将用膝盖顶住老歪弯曲的后背,大家一起努力,把老歪短粗的脖子拉长,把老歪弯曲的身子拉直,再把那顶属于他的绿帽子套在老歪硕大的脑袋上。

此刻,台下的革命小将群情振奋,振臂高呼:“打到走资派老歪!打到刘少奇,保卫毛主席!”

就在大家振臂高呼的时候,只见一个高个儿的中年人提着半自动步枪跃上前台,他就是头头宋章的二叔民兵连长宋成,外号叫做二杆子。在他身后站着威风凛凛的公社武装部长老宋,腰里别着五四手枪,我们叫做二八盒子。在老宋的身旁,站着几个带红袖章的基干民兵,背着同样的半自动步枪,刺刀闪闪,寒气逼人。大家惊愕的望着台上的宋成,望着台下的二八盒子和寒光闪闪的半自动步枪,突然安静下来。我们心里嘀咕着,这伙全副武装的基干民兵为何而来?是来镇压走资派老歪?还是镇压地主二先生?或者是把台上的两个绿帽子全部镇压了?我们惊恐地观望着突然发生的一切。

这会儿,头头宋章与民兵连长宋成走到土台的一角,悄悄地耳语一番。片刻之后,头头宋章大手一挥,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宋成突然端起半自动步枪,瞄准了二先生的脑门,大家惊得目瞪口呆!难道说二杆子要枪毙二先生?此刻的会场上,静得能够听见咚咚地心跳,吓坏了弱弱地小女生,即便是胆大包天的奎子哥同样是张大了嘴巴,胆小如鼠的我,早就屁滚尿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