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原创】 藏獒捉鸡  

2010-07-23 16:43: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11点钟的时候,门铃嘟嘟地响起,开门一看,是邻居老三。老三穿着肥大的大裤衩子,趿拉着拖鞋,捋着滚圆的将军肚,肚皮上方,绣着的威风凛凛的东北虎,后面跟着他的贴身保镖——藏獒,活脱脱地一付土匪样。

老三微微一乐:“走啊?”

“啥时候了,去哪?”

“甭问了,走吧?”

说着,用他蒲扇般的大手捉住了我的胳膊,像拎小鸡似得把我拽出门外。

走到楼下后,老三告诉我:让我陪他吃点夜宵,喝点小酒,然后再到公园里遛狗。老三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狗迷,这藏獒就是他的至爱,走道同行,睡觉同眠。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的空调嗡嗡叫,醉醺醺地搂着毛烘烘地狗脖子,爱的死去活来,他的老婆已被打入冷宫,早就靠边站了。不过,老三的藏獒是条公狗,它们属于那种时髦的同性恋。

拐出家属院,便是灯火辉煌的幸福街;幸福街的南面,是一拉溜的小吃摊;见我们走来,戴袋瓜皮帽的买买提,戴黑纱的布拉吉,两口子抄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热情地招呼我们,唱歌似得介绍他们经营的风味小吃——新疆羊肉串。

“羊肉串啦,纯正的新疆维吾尔羊肉串!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纯粹的绿色食品,百分之百的新疆风味!”

吹吧,应该是“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遍地是乱走“吧?哪儿还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菜地现牛羊呢?那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实际情况是:漫天黄沙,茫茫戈壁。(这首诗描写的是蒙古大草原而不是新疆)

 

几桌猜拳行令的小混混,看看高大魁梧的老三,瞅瞅威风凛凛的藏獒,乖乖地把最好的位置让给我们,他们搬到灯光暗淡的边角里喂蚊子。买买提、布拉吉紧忙收拾碗筷,打扫卫生,沏好茶水。

落座之后,老三大手一挥:先来100快的羊肉串,再来一坨生啤?”

我说吃不了。

老三说送个人情。

我说送给谁?

老三指了指对面的小混混。

为什么?

他说就冲对咱的尊重。

哪儿尊重您了?

不是给咱们让座了吗?

我说是尊重你还是尊重你这只狗?

老三嘿嘿一乐:兼而有之吧!

这会儿,那只纯种的黑藏獒温顺地趴在老三的脚丫子跟前。它仰着牛头一样的大脑袋,张开血盆似得大嘴叉,吐出青灰色的长舌头,闪着狼一样绿眼睛,瞅着那桌描龙画风的小混混。我想,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混,之所以乖乖地让座与我们,不仅惧怕人高马大的老三,而且更惧怕他身边这只凶狠的藏獒。在这座30万人口的小城里,养得起纯种藏獒的能有几人?不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能养得起吗?它吃的是绿色的小肥羊,打的是日本进口的防疫针,洗的是法国进口的沐浴露,它的消费水准超过一般的没有灰色收入的公务员。不言而喻,在我们这儿,老三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大老板。此时此刻,老三因身边的名贵藏獒而威风八面,我因老三而增光添彩。秃子跟着月亮走,沾老光了。那就松开腰带,放开肚皮,尽情的吃吧!遗憾的是,我肚子里的空间已经很小了,因为早就吃过晚餐了,那就硬硬地填鸭,舍命陪君子吧!

不一会儿,那帮醉醺醺的小混混提着打开的啤酒瓶,毕恭毕敬地来到老三跟前,一口一个老板称呼,使劲地给老三敬酒戴高帽。老三拍的肚皮呱呱响,尽情的笑纳,十分爽快地与诸位连干三杯。临了,兑现了他刚才的诺言,赏给敬酒的小混混一把羊肉串。

没想到,老三脚下的藏獒呜的一声站立起来,抖起狗毛往前扑!吓傻了敬酒的小混混,蹬蹬地倒退,到手的羊肉串撒了一地。

老三大喝一声,这是我的好朋友老九,趴下!

我心里说:他是老九,你就是座山雕!

据说,一只纯种藏獒能敌得过一群可可西里野狼,我想,老三这个活宝贝也能敌得过这群小混混吧?

之后,我们尽情的吃肉,尽情的喝酒,老三尽情的讲他藏獒的故事。老三醉醺醺地咧着大嘴吹牛皮侃大山:“我一天打一炮,一炮能挣5000块。”

我吃惊的望着老三说:“老弟啊,真神了,挂上哪家的富婆了?”

老三呵呵大笑,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拍着狗脑门,咬着自己的舌头说:“我说的是它?我的狗种!不是我。”

我纠正道:“不是你,是它;不是狗种,是种狗。”

此刻,老三的舌头已经不听使唤了。不过,还是仰起脖子,对准嘴巴,一杯冒泡的生啤咚咚地进肚。

酒喝完了,肉吃光了,牛皮吹完了,夜半三更了,该回家睡觉了。哪里想到,醉醺醺的老三是个夜里欢,想走?没门!还要让我陪他到公园的松树林里遛狗。他的宝贝还没有拉屎还没有撒尿,一句话,他和他的宝贝儿还没玩够,还要去那公园的松树林里撒野。

夜半之后的幸福街华灯璀璨,人烟稀少,夜风徐徐吹来,似有几分凉意。我们两个人八条腿,醉醺醺地向公园方向走去。

老三的宝贝十分的顽皮,伸着灵敏的狗鼻子走走停停,闻闻这儿,瞅瞅那儿,似在寻找着什么?它十分的留恋电线杆,伸着长长的的狗鼻子绕着电线杆溜溜地打转,最后再贴近电线杆,抬起后腿哗哗地撒尿。这就是狗性,总是在它心仪的地方留个纪念。

这儿离公园很近,不到500米的距离,拐过一个路口就到了。

当我们拐到马路中间时,老三的宝贝突然竖起耳朵,两只贼亮的大眼睛放出幽幽地绿光。老三大手一挥说有情况。我顺着老三挥手的方向望去,在公园门口的石凳上,坐着8个值夜的JC。他们惊恐地站起身来,恓惶地望着我们,诚惶诚恐地说:“千万莫放开?”

哎呀,未曾想到,这值夜的JC如此的胆小,一个藏獒竟然吓得他们瑟瑟索索了,见到抢劫的罪犯岂不弱弱地尿裤子?他们不仅怕藏獒,而且更怕老三这只纹了身的东北虎。他们认为,养得起如此名贵藏獒的主儿绝非等闲之辈,不是黑社会,就是大老板。既然惹不起,那就溜吧。

就在JC们抬腿要溜的时候,喜欢恶作剧的老三突然松开了狗套,一手拍着狗屁股,一手指着拔腿的JC说:“陪哥们玩玩?”

大惊失色的JC妈呀一声,枪未响,全撂了。呵呵,这哪儿是冲锋陷阵的JC啊?简直是一堆没有脊梁骨的癞皮狗,和刚才那帮让座的小混混一个熊样!老三说他们属于编外,一群滥竽充数的纸老虎,几袋高级化肥——二胺。他们的任务是去公园的松树林里捉鸡捞外快。

 

藏獒伸出敏锐的狗鼻子闻了一圈,挨个验明正身,然后翘起后腿,朝二胺的秃脑袋哗哗地放水撒尿。它可能是把二胺的脑袋当成了墙角或电线杆了。看着这帮平日里狐假虎威的二胺,真得爽极了!老三与他的活宝贝竟然如此的厉害,谈笑之间,竟然放倒了一大片!真他妈一级棒,大大的厉害!看来,这伪军也似的二胺是靠不住的。此刻,我看到了一条极简单的生物链。

接着,撒完尿的藏獒又嗖的一声,以闪电般的速度向里面的松树林扑去!

此刻,老三从屁股里摸出一包软中华,扔给趴在地上的二胺说:哥们辛苦了!

就在二胺摸烟的时候,松树林里传来女人凄厉的呼叫声:“救命啊,咬死人了!”

妈呀,转瞬之间又出了人命,莫非老三的宝贝突然患了狂犬病——疯了?老三立即惊出一身冷汗,一坨的生啤全出来了,叉开大脚丫子就往里面跑。此刻,趴在地上的二胺,就像猫遇到了耗子,狗遇到了兔子,瘾君子遇到了海洛因,两眼放光,立即来了精神;捡起身边的大中华,揣进口袋里;挺起身子,拿起棍子,朝着女人呼叫的方向追去。

在美丽的月光之下,穿过松软的青草坪,越过黑乎乎的葡萄架,钻进黑黝黝的松树林;斑驳的月光,洒在老三肉嘟嘟后背上;凄厉的叫声,钻进老三来回晃动的耳朵里;奔涌的汗水糊住了他的眼睛,眼前晃动的景物愈加模糊不清了。

我想,深更半夜的,这呼叫的女人,肯定是一只放飞的野鸡;在这野鸡的身边,肯定还有一只臭味相投的野鸭,说不定凶猛的藏獒已经咬住了野鸭的的脖子。假如藏獒真的吓坏了野鸡,咬死了野鸭,腰缠万贯的老三能够摆平吗?没事,老三有的是人民币!

我们终于气喘吁吁的跑到女人呼叫的事发地点。

不出我之所料,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吓傻了的女人,一个提着裤子的男人。令人欣慰的是,那只野鸭毫发无损,没有受到来自藏獒的袭击。在不远处的松树下,老三的宝贝正死死地咬住一只鼠色的小腊肠。看来,这撒野的藏獒错把腊肠当成了野兔子。

老三突然哈哈大笑,胖嘟嘟的大手拍着肥大的狗屁股说:“哥们干得好,终于逮住了一个活物!”

听到主人的夸奖,它终于松开了血淋淋的大嘴巴,那只可怜的小腊肠软软地躺在地上,细长的脖子被咬断,早就一命呜呼了。

那八个值夜的二胺却是因祸得福,斩获颇丰,在藏獒的帮助下,抓住了一只野鸡,逮住了一只野鸭,乐得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在老三面前不停地点头哈腰,还说明天请我们吃饭。

老三大手一挥:”滚吧!“

我想,这对野鸳鸯也算得上极有爱心的。当凶猛的藏獒扑向弱小的腊肠时,尽管没有舍命救君子的勇气,亦还是发出悲悯的呼叫声,远比躲在一边的视而不见强百倍。他们本可以躲过一劫的,然而他们没有那么自私。在他们的卑微之处,亦不乏那么一点儿高尚的人性。

我说:“老三啊,帮他们一下吧,怪可怜的?”

然而,老三大眼一瞪说:“吃饱了撑的!一对狗男女,两个大傻逼!叫唤个球?一只小腊肠能值几个钱?这下可好,5000块没了。你没看见?这几个家伙全他妈乐开了花,专吃这口的,没他妈好人!”

 

一笑了之,切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