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原创】 童年轶事(13)  

2010-08-18 17:42:25|  分类: 童年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捉奸

夏季的夜晚非常的闷热,蚊虫嗡嗡的飞,知了吱吱的叫,以二婶为首的小喇叭手摇蒲扇,津津有味的吹牛皮侃大山。二婶的肥腿皮薄肉嫩,散发出一股迷人的气味,一群大个儿的公蚊子闻风而动,不停地向她的肥腿发起攻击,气的二婶拍得脆响,许多动人的故事都是在她细嫩的肥腿上拍出来的。她们要拍到很晚的时候才肯罢休,才会返回家里睡大觉。

那个时侯,没有电灯、没有风扇,纳凉的唯一手段是靠老天爷迟迟吹来的那阵湿漉漉的风。

二婶吹牛皮侃大山的地方,正是瘸子去往柳生家的必经之路,她们不走,瘸子怎敢出笼?岂不是既耽误了瘸子与柳生家的好事,又耽误了我们的口福?假如拍到天亮,那半拉烧鸡岂不是泡汤了?当务之急就是为瘸子进军柳生家里扫清障碍,怎么扫呢?除非是一场雨或者是一阵风。

我和二哥躲藏在离二婶不远处的旮旯里,饱受蚊虫的叮咬,气的二哥抓耳挠腮:“妈逼的,招蜂引蝶的臭鸡蛋,引得苍蝇蚊子一大堆,还说人家柳生家呢,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

骂完二婶再骂老天爷:“这么晚了,妈逼的连屁也不放一个。”

我说:“有什么好办法呢,总不能把她们撵走吧?”

受我启发,二哥嘿嘿一乐:“有了!”

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你不撵他就不跑!”

好大的胆子,竟敢篡改毛主席语录!

我歪着脑袋问:“用砖头还是用坷垃?还是回家拿弹弓?”

二哥说:“啥也不用,一个臭屁就能把这帮老娘们打跑。”

我说:“吹吧,哪来的臭屁?”

二哥莞尔一笑:“奎子家的粪坑里有个臭气熏天的黄鼠狼,让奎子的瞎爹扒皮卖钱了,剩下一个光溜溜的肉蛋蛋,臭烘烘的全是蛆。扔到她们那儿,不熏跑才怪。”

我说:“再把奎子哥叫上吧?”

二哥摇着脑袋说:“傻瓜,就半拉烧鸡,还不够我俩吃的,再添上奎子那张大嘴,让他吃鸡骨头?”

深谋远虑的二哥,令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俩抬脚转身,不一会儿就来到奎子家的粪坑前。妈呀,一股臭气扑面而来!熏得我蹬蹬地后退。

二哥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妈逼的想跑,把耳朵拧下来!”

疼得我呲牙咧嘴。我不敢吱声,生怕二哥把我撵跑了,一人独吞那半拉烧鸡。

二哥指着粪坑里面那坨黑乎乎的臭肉说:“下去,给我捞上来?”

二哥就像战场上的小排长,拿着手枪顶着我的屁股:妈逼的给我往前冲!

妈呀,二哥为啥这么凶?

其实,二哥好比我的亲哥哥,什么好吃的都想着我,半包花生米留给我一大半,一只烧鸡腿留给我大半拉,我怎么能够临阵退缩呢?为了二哥对我好,为了即将到嘴的那半拉烧鸡,我必须闭着眼睛往前冲。捞起那个臭烘烘的炸药包,直冲二婶所在的敌人阵地,把她们打得落花流水,为瘸子通过这儿扫清障碍。不就是个小小的粪坑吗?不就是有点儿臭吗?有什么了不起?我挺直了脖颈,咬紧了牙关,脑袋用力的一甩,把耳朵从二哥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抬脚就往粪坑里跳。二哥急忙按住我的脑袋,来了一个急刹车,示意让我等一下。不一会儿,二哥找来两根小木棍,递给我说:“你个小傻瓜,还想用手抓,还吃不吃烧鸡?用木棍夹上来,其他的不用你管了。你知道为什么让你下?是因为粪坑里太软,你身子轻,我要是跳下去,还不陷到大腿根!”原来如此啊,为啥不早说呢?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一手抓住木棍,一手握紧二哥的手腕,慢慢地下到粪坑里。粪坑里有点软,有点儿往下陷。妈呀,要是陷下去怎么办?二哥催促我:快点?小心脚下!我瞄准了目标,闭上了嘴巴,屏住了呼吸,死死的夹住了臭烘烘的黄鼠狼,用力一甩,啪嗒一声甩了上去。虽然没有陷进粪坑里,但我的鞋底上还是踩得粘糊糊,一股令人作呕臭味钻进我的鼻子里。

我顺利的完成了二哥交给我的任务。二哥让我躲到原来的地方去,我拔腿就溜,溜到原来的旮旯里等候二哥。不一会儿二哥快步走来。

黄鼠狼呢?

扔到她们屁股后面了。

哪么快?

手到擒来。

没人看见?

哪能呢?

我们两个一边喂蚊子,一边等候令人开心的那一刻。

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喊:“哪来的死人味?臭死了!快跑吧?”

二婶的叫骂声呼啸而至:“哪个该死的王八犊羔子掏茅子啦?把老娘熏死了!”

二哥捂着嘴乐:“八格牙路,大粪的不是,黄鼠狼的干活!统统地开路!”

哈哈,日本鬼子进村了!

她们捂着鼻子,搬起马扎,落荒而逃,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街上终于安静下来,就剩下知了弹唱的天籁之音了。

我俩欣喜若狂,立马出发,像两个幽灵似的快速前进,潜伏到离瘸子家很近的柴火堆旁,等候着那个即将出现的秃脑袋。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性急的二哥还是不停地骂:“该死的瘸子,妈逼的,还不快快地出来,柳生家里正等着你呢?”

过了好大一会儿,终于听到了门插板的摩擦声;那扇黑幽幽的大门慢慢地开启了一条缝,门缝里探出一个朦胧的大脑袋,不停地旋转;接着又露出了整个身子,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接着关好了大门,吧嗒一声落锁了。妈的,狐狸终于出洞了,瘸子终于出出笼了,激动人心的那一刻终于来临了,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此时此刻,瘸子想吃野鸡,我们想吃烧鸡。这鸡碰到一块了,大家急不可耐,等不急了。

瘸子做梦也想不到,在他心花怒放的那一刻,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有两个少年密探在悄悄地跟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那半拉烧鸡,别无他意,仅是嘴馋罢了。瘸子啊,千万不要怨恨我们,是二杆子让我们来的。鬼才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嘴馋?

为了不被瘸子发现,我们始终与瘸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悄悄地跟在他后面。瘸子不停地回头,我们不停地猫腰。当瘸子走到二婶吹牛皮侃大山的地方时,他捂紧了嘴巴,加快了一瘸一拐的频率。接着我们看到了柳生家的窗户里发出来的微弱灯光,那是柳生家里正在燃烧的火焰;接着又看到了一个晃动的脑袋,那是柳生家里翘首企盼的身影;接着便是轻轻地关门声。妈呀,一对野鸳鸯终于媾合了。我们快脚步往前冲去,一直到了柳生家的土墙外才收住了轻灵而急促的脚步。我们屏住呼吸,提神凝气,踮起脚尖,伸出两个偷窥的小脑袋。只见两个影子清晰地投影在薄薄的窗户纸上。一会儿,两个脑袋叠加在一起了,屋里的灯光熄灭了,啥也看不见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急促的呼吸声。

二哥按下我的脑袋,我急忙蹲下。

二哥附在我的耳边说:“把他们锁在里面就保险了。”

我说:“瞎子狠,聋子楞,瘸子抓住要性命,让瘸子抓住了怎么办?”

二哥嘿嘿一乐:“小事一桩,在外面等着吧!”

二哥轻轻地猫腰前进,展示出他少年时期的绝顶轻功。

我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心已经提到喉咙了!

屋里咪咪的猫叫与急促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交相呼应,加之老槐树上知了的弹唱,构成了优美动听的小夜曲。假如没有我们两个小毛贼的捣乱,这乡村的夜晚该是何等的美好。

 

眨眼之间二哥又悄悄地回来了。

我俩提起轻灵而愉快的脚步向二杆子所在的村办跑去。

路上二哥告诉我,他挂上了柳生家的锁鼻子,里面穿进一根小木棍,从外面插上了。关起门来打狗,堵住笼子抓鸡,想跑,没门?

我俩一口气跑到村办。

此刻的二杆子犹如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心急火燎的等着我们呢?我们为之奋斗了一晚上的那半拉烧鸡,完好无损的躺在盘子里,我们大可放心了。

二杆子急忙问道:“怎么样?”

二哥流着口水说:“先把烧鸡交给我?”

急得二杆子破口大骂:“妈逼的,裁缝丢了剪子,就剩下(尺)吃了,给你!”

二哥一把抓过烧鸡,得意洋洋地告诉二杆子说:“ 我把他们锁在屋里了。”

二杆子大嘴一乐:“好,事成之后,明晚再赏给你们一只烧鸡,一包花生!”

二哥信以为真:“到时候要是不给我,就把今晚的事儿捅出去!”

二杆子紧忙抄枪在手,两个家伙拿着麻绳,急匆匆向柳生家里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