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酒醉九月九——盲流岁月之补充  

2011-09-10 22:11:30|  分类: 盲流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年9月9日中午,我和表哥在吉林省扶余县第四饭店宴请和平大队的王师傅。说是宴请也就是弄几个小菜喝几杯散酒罢了。东北汉子的诚实加上山东大汉的豪爽,把我这个17岁的少年盲流灌得酩酊大醉,据说是王师傅和表哥把我抬回家的。

我的家就在和平大队实验站。这个所谓的家,就是我盲流岁月中的一个驿站。这个驿站夹在两间马棚和两间豆腐房中间——一个火炕,没有窗玻璃,一间极普通的小屋而已,而且后面还连着几间破猪圈。马叫声猪叫声,声声入耳,马粪味猪粪味,阵阵扑鼻,这就是我盲流岁月的真实写照。

做梦也想不到在我烂醉如泥的时侯,整个中国江河呜咽,山川悲催,所有的中国人已经沉浸在无限悲痛中了。

不知啥时候,一把长满老茧的钳子突然夹住了我的耳朵。

“天塌了,还睡个JB!”我的耳边传来表哥歇斯里的地怒吼。

当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暗淡的灯泡和一张恐怖的脸。

开始我只感觉到我的一只耳朵热乎乎的,继而我便感觉到我的那只耳朵火辣辣的疼痛。我慢慢地找到了感觉,原来我的耳朵被我表哥控制了。这个时候,我似醒非醒,似醉非醉,脖子弯弯,活像一只歪脖鸡。

在表哥的继续关照下,我终于嗷嗷直叫,大声求饶。

“表哥,你就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多喝了!”

表哥继续吼叫:喝个JB,毛主席他老人家死了!

突然间,我的脑门上好像炸响了雷暴,肚子里的酒精顷刻间化作一身冷汗,跑的无影无踪。

天塌了,我呜呜地哭。

我抱着表哥号啕大哭,毛主席他老人家不要我们了,我们怎么办?

表哥终于放手了,我的耳朵终于解放了。

这一刻,马不叫了,猪不闹了,豆腐坊的电机不吵了。

夕阳穿过没有玻璃的窗子,洒在两个盲流的身上,低沉的哀乐穿过没有玻璃的门窗,敲打着两个盲流的耳膜。

“毛主席死了,天塌了,老百姓怎么活呀?”

我和表哥继续呜呜地哭。

又过了一个月,四人帮就像警察抓盲流一样被抓。

天没有塌下来,我等盲流终于解放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