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镜子里的痩老太太  

2013-09-29 17:17: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走进那间五元理发店,坐在那个破旧的转椅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脑袋交给老板娘了。

她的一只手仿佛统帅着上万只蜜蜂,围着我的脑袋狂轰乱炸。她的另一只手,就像拨弄货郎鼓似得,不停地拨弄着这颗已经不属于我的脑袋。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一会儿往前,一会儿往后,弄得我我呲牙咧嘴,无所适从。

“我屁股底下的东东可能生锈了吧,不然怎么一动也不动呀?让我免费给您加点油吧?”我拍着转椅的扶手调侃道。

老板娘哈哈大笑:“好啊,那就加点吧!”

说着,她就这么一拧,嘎吱吱,我的脑袋几乎转了180度。忽然间,我看见了自己的后背,同时也领教了老板娘的厉害。

在我后背跟前的有些斑驳的墙面上,挂着一面诺大的穿衣镜;穿衣镜里,有个破旧的长条沙发,沙发上面坐着两个一胖一痩的老太太。胖的那位比较富态,下巴上的赘肉连着粗短的脖子。瘦的那位干干巴巴,像深秋里的树叶似得一脸愁容。她俩一问一答,正在闲聊。

胖老太太问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痩老太太回答:“那老头睡着了。”

胖老太太接着唠叨:“那个半身不遂的、能吃能喝的、能拉能尿的、肥猪似得老家伙,足有两百斤重吧?怎么摆弄的了呀,那该多脏多累呀!而且24小时连轴转,哪能受得了呀?”

痩老太太一声长叹:“有啥办法呀。”

胖老太太问:“长工资了吗?”

痩老太太回答:“没有,还是1800。”

胖老太太歪着脑袋瞟了痩老太太一眼,说:“瞧那没出息的样,不长就撂挑子吗?离开这棵歪脖树——就吊不死了吗?”

胖老太太乜斜的目光,刻薄的语言,令痩老太太欲言又止,一脸尴尬。

忽然,门外传来另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意思是让痩老太太赶快回去。不好了,老头子的儿子回来了!

痩老太太仿佛被蚂蚁叮了一口,战兢兢地晃出理发店。望着痩老太太远去的背影,胖老太太补充道:“那死老头子的儿子是派出所所长,好厉害呀,这回有好戏看了。接着她那肥胖的身子,也晃出了门外。我想,这个多嘴多舌的老太婆,可能是看热闹去了吧。”

在镜子里的老太太消失之后,我问老板娘,那位痩老太太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当老妈子呢?她身边没有子女吗?                                        66岁,鳏寡孤独,什么人也没有,也没有任何收入,好可怜呀,老板娘告诉我。

我说:可以向社区申请救助吗?还可以向民政申请进驻敬老院啊?如此凄苦的老太太早该进驻敬老院了呀!

老板娘:说得好啊,谁来管呢?

我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眼睛里有些热乎乎的液体流出来了。我想,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还有多少这样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痩老太太,在贫困线上痛苦挣扎呢?她们是不是被我们这个和谐社会遗忘了呢

完后,我付给老板娘五元辛苦费,才把我的脑袋赎了回来。

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梦中我又看见了镜子里的那个可怜的痩老太太,正在遭受胖老头子儿子的责骂:“你这懒婆娘,再偷懒耍滑,我就辞掉你,让你像祥林嫂那样流落街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