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九月九日与潘君在松花江畔饮酒  

2017-09-10 15:46:51|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六年,在吉林省扶余县(现松原市)七0油田打工。九月九日中午,与同事潘君前往江边第四饭店饮酒,大醉。下午三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主席逝世的讣告:顿时群山低首,江河呜咽!三时后,但凡饮酒者,一经发现,一律拘捕审查。所幸擦肩而过。事后追悔莫及,国丧期间,岂能饮酒作乐?虽不明就里,然自责之心岂能免乎?文中提及“蝌蚪”者,系油田抽油机之别称。

其年曰七六,时间九月九。
濯足松花江,仰天望蝌蚪。
黄叶纷纷落,大江滚滚流。
长风送归雁,蓝天啼晚秋。
潘君兴致发,邀我喝老酒。
一盘花生米,两片红烧肉。
二人相对斟,碰杯即大口。
彼此十八九,不知天地厚。
三杯酒下肚,一发不可收。
跃入松花江,奋勇搏激流。
从容爬上岸,抖落一身酒。
赤身立江边,冷风吹肌肤。
我问君如何,傲然拍胸脯。
男子大丈夫,岂能怕冷乎?
傍邻一老夫,竟在岸上呼!
江中有大鳖,吃人不吐骨!
赶快穿衣服,两个二百五!
二人皆愕然,四目竞相顾。
酒兴意未尽,勾肩往回走。
刚到店门口,警察大声吼。
今日饮酒者,一个甭想溜。
座中四五六,惊呆七八九。
哪里由分说,巴掌先伺候。
绳捆及索绑,背后剪双手。
几个饮酒客,须臾阶下囚。
酒精立消散,转身莫回头。
虽过四十载,历历犹在目。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