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日志

 
 

岁月长诗 《梦断锡都》片段  

2017-09-06 15:44:57|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壮志未酬而《梦断锡都》,此事虽过十七年,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时间两千零一年,怀揣梦想下南丹。

不幸遭遇七一七,暗河忽然被打穿。

大水狂奔疾如电,侥幸逃脱魂飞散。

 

大名鼎鼎之锡都,引来豪客竞相逐。

燕赵大款广东客,腰携巨款纷纷出。

小镇大厂山坳里,一时云集车马堵。

 

锡矿深埋在地宫,地宫一片炮火声。

当年矿窿知多少,高峰缠绕连铜坑。

铜坑高峰皆国营,两家风格大不同。

前者管理极其严,遇逢盗采必炸平。

后者管理不敢恭,只要交钱即放行。

吨价至少数千元,吸力巨大如黑洞。

四面八方如潮涌,炮火连绵山河动。

 

我在井下做领班,老板河北馆陶县。

投资高达数千万,洞口选在山腰间。

此前掘进逾一年,不见矿脉如油煎。

因此屡屡换领班,领班责任重如山。

 

正月十五高风夜,首次下井坐斗车。

斗车动力卷扬机,一条钢缆通井底。

斗车隆隆急速下,一洞怪石张獠牙。

獠牙几乎啃头皮,佝偻蜷缩卧车底。

转入二级更可怕,空气陡然增萧杀。

炮声隆隆滚春雷,身边忽见烟尘飞。

三级平巷遇流水,流水漫漫淹铁轨。

四级忽然阴转晴,感觉习习吹凉风。

但见平巷皆打通,四通八达耗子洞。

下到五级进地宫,热气腾腾如蒸笼。

矿工个个如泼墨,宛若窑工动烟火。

头顶上方忽炸响,碎石纷纷落脊梁。

忽然来到采空区,巨石悬挂灯光稀。

跨度超出几十米,脚下积水成河渠。

千绕万转到井底,大汗蒸腾透衬衣。

 

现场如闻机枪声,原来前方钻开工。

风钻疯狂敲地宫,身后呼啸高压风。

桑拿淋漓汗气蒸,风吹后背往前冲。

 

钻孔一共二十八,点状分布如梅花。

中心五孔不放药,利于爆破阻力小。

每孔一根导火索,余量不过一尺多。

之后人员皆撤离,仅留一人点炸药。

须臾之间一起爆,顿感地动山河摇。

巷道狭窄难消散,冲击波摧江河翻。

浓烟滚滚烟尘黑,龙卷风来乱石飞。

排烟排风一无有,黑烟入鼻肺中留。

头顶一管高压风,欲将烟尘全排空。

吹进窿窟力分散,烟雾难消总弥漫。

 

洞中时闻炮火声。洞洞相连皆贯通。

炮声来前灯火闪,如同夜空起雷电。

随之而来冲击波,百米之内人趔趄。

有时闻雷不见烟,烟尘流窜别巷间。

有时脆响如鞭炮,必是隔壁点炸药。

最大危险在隔壁,如同敌人搞偷袭。

 

三月三日天气新,窿口旁边多丽人。

昨夜井下传喜讯,矿面终于见黄金。

奔驰宝马迤逦来,老板个个笑颜开。

猪头朝天两眼瞪,老板殷勤来上贡。

鲜肥蔬果五色全,坐等山神来开宴。

吃喝玩乐驾云归,小姐秘书紧相随。

至此财源滚滚来,老板金钱车船载。

井下矿工血和泪,每块矿石都有罪。

乐极哀来曲复终,龙王发怒淹地宫。

窿主大矿拉甲坡,矿工爆破捅暗河。

七月十七后半夜,大水瞬间从头越。

呼啸奔腾疾如电,纵使飞鸟难生还。

可怜矿工八十三,沉入水底尸难全。

老板顿作鸟兽散,留下盗洞满荒山。


长篇回忆录《梦断锡都》为本博客前期发表的作品,曾被当地多家网站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