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读陶诗有感(2)

2017-12-13 16:35:22 阅读85 评论48 132017/12 Dec13

久为乌纱累,辞归南山陲。

晓踏芳草去,暮染斜阳归。

掩门读圣贤,庐舍绝尘灰。

迥在八荒外,贤达时来追。

携手南山下,缘涧共野炊。

碧水驰鲂鳞,闲谷鸟鸣飞。

纵情悦山水,提壶辄倾杯。

醉后不知晚,醒来日已没。

山峦披银辉,明月照伊回,

馨岚幽谷来,酣然入心扉。

倾慕陶潜美,却在官场醉。

身陷污泥中,几人知进退。

作者  | 2017-12-13 16:35:22 | 阅读(85) |评论(48) | 阅读全文>>

悲哉杨志鸿

2017-12-9 13:09:21 阅读241 评论118 92017/12 Dec9

忆及昔年杨志鸿,至今依旧泪朦胧。

四大名著能背诵,滔滔不绝大儒风。

儿时听其讲故事,如醉如痴到天明。

早年革命投延安,尔后就职平原省。

文采堪称大手笔,洋洋万言即呵成。

可惜五七成右派,谪归故里为百姓。

城里一中慕其声,聘教国文始出名。

堂上从不带课本,旁征博引如潮涌。

腹中贮书一万卷,可惜大才难为用。

那年忽然飙飓风,复被卷入旋涡中。

心直口快罹言祸,至死不改君子风。

大智若愚人曰傻,不入俗流难认同。

溺水反遭石落井,穷途屡陷俗眼横。

话到此处已无言,相信无声胜有声。

日色黯淡月朦胧,天地为之久低鸣。

其父大名杨耕心,二六入党闹革命。

最早共事赵一正,而后直属邓恩铭。

出生入死地下党,屡传情报立大功。

难忘武汉保卫战,血溅沙场难觅踪。

耳濡目染父启蒙,追随马列求大同。

大儒本该登玉堂,抑或著书与身等。

壮志未酬身已冷,入笼凤凰任人烹。

两代父子皆作古,天上再叙父子情。

人生更多赖机遇,机遇不逢是白丁。

几番往事随烟去,多少成败归虚空。

无论世间多寡情,大厦终归靠梁栋。

作者  | 2017-12-9 13:09:21 | 阅读(241) |评论(118) | 阅读全文>>

读陶诗有感

2017-12-7 14:53:05 阅读86 评论77 72017/12 Dec7

野外人烟稀,难见车马迹。

山高皇帝远,地僻鞭莫及。

茅庐三五家,间隔二三里。

开荒十余亩,放养一群鸡。

桑麻自家纺,槐子染新衣。

坛中取醇醪,杀鸡候邻居。

白日蓬庐暗,柴薪作火炬。

欢来不知晚,焉然至天旭。

作者  | 2017-12-7 14:53:05 | 阅读(86) |评论(77) | 阅读全文>>

尔后又如何?

2017-12-5 12:18:25 阅读88 评论69 52017/12 Dec5

相继两把火,举世皆错愕。

惶惶无终日,惊恐乌纱落。

仿佛动真格,四处觅落叶。

安全通道里,杂物悉清廓。

连日拖把拖,屡扫未通过。

庭户门槛外,鞋子不能搁。

即便家门口,亦禁小儿车。

墙壁鸡毛掸,休挂牛奶盒。

楼下小吃铺,不敢动烟火。

冷锅食难熟,无奈齐歇业。

路边无小吃,怎能一刀切。

辛苦四十天,告慰死难者。

尔后又如何,老夫不敢说。

作者  | 2017-12-5 12:18:25 | 阅读(88) |评论(69) | 阅读全文>>

忠言颇能洗耳尘

2017-12-3 21:02:07 阅读84 评论62 32017/12 Dec3

寒风犀利手难伸,楼下店铺忽关门。

简单粗暴来整顿,再见油条与馄饨。

大火过后添新坟,愁煞多少泪眼人。

家里唯一顶梁柱,忽焉倾倒屋岂存。

此地还在搜余烬,津门匆匆步后尘。

接二连三烈火焚,可否烧醒梦中人。

人逢天灾岂怨天,人遭人祸怎不忿。

消防本该抓不懈,奈何阵雨难湿尘。

辖区是否有隐患,管道是否够尺寸。

消防器材能否用,是否还有防火门。

一年演练多少次,熟练掌握有几人。

文件高高墙上挂,茶几光光照伊人。

尽管屡言抓铁痕,怎奈下多两面人。

十个和尚无水吃,九个秃驴敲木盆。

泡沫难掩水流深,鸿雁过后了无痕。

忠言颇能洗耳尘,不知可否入要津。

作者  | 2017-12-3 21:02:07 | 阅读(84) |评论(62) | 阅读全文>>

作诗有感

2017-12-1 19:08:27 阅读98 评论68 12017/12 Dec1

翻箱倒柜四处找,为何总是找不到。

搜肠刮肚到中宵,脑筋竟然忽开窍。

宴安自逸不起早,箱底岂能有珍宝。

脑袋历来无积淀,用时方知无新好。

稀里糊涂六十年,吊儿郎当到终老。

酒瓶多来书本少,不爱娴静爱热闹。

一生读书三五本,历史仅此杨白劳。

北邻是否俄罗斯,东海 可有钓鱼岛。

孔孟之道叹悠邈,从来不曾拜孔庙。

唐诗信口道李白,因为自家常喝高。

宋词也知东坡肉,缘于嘴馋乐红烧。

逢人便言陶渊明,皆缘酷爱饮春醪。

名山海仙历无访,自恋旧杯乐旧巢。

无知反而胆子大,竟敢涂鸦念奴娇。

仄韵焉知为何物,用辞竟敢不推敲。

其实推敲又何妨,腹中本来皆青草。

早年逍遥吹口哨,落个今日捋白毛。

白头摇摇不停搔,奈何早已锈蚀了。

作者  | 2017-12-1 19:08:27 | 阅读(98) |评论(68) | 阅读全文>>

念奴娇 一声叹息

2017-11-29 17:36:00 阅读97 评论51 292017/11 Nov29

武昌告急,烽烟起,袁某悠悠坐溪。

诏书屡寄,趁良机,说载沣劝隆裕。

不似沙俄,血染丹陛,幸平安落地。

雄才伟略,收起百年乱局。

彼时那几年里,畅言无禁忌,人文熙熙。

经天纬地,议会中,可谓人才云集。

羞愤失蹄,令百年唏嘘,灵魂安寄?

一声叹息,不知因何称帝。

作者  | 2017-11-29 17:36:00 | 阅读(97) |评论(51) | 阅读全文>>

念奴娇 、西岭冬景

2017-11-28 15:21:30 阅读76 评论60 282017/11 Nov28

孟冬西岭,这时节,该是何等凄清。

枯枝横生,尽凋零,寒蝉欲语无声。

气澈潭清,几只寒鸦,寂寞对长空。

人迹罕至,野狼孤独飘零。

独夫一路匆匆,巡山跃西岭,双脚腾风。

利斧弯弓,自纵横,霸群山称枭雄。

突闻惊风,看孤狼掷腾,一声冷笑。

斧出弓鸣,刹那血溅西岭。

作者  | 2017-11-28 15:21:30 | 阅读(76) |评论(60) | 阅读全文>>

良友耳陈

2017-11-25 20:45:26 阅读69 评论49 252017/11 Nov25

良友耳陈,彼此交心。

两目炯炯,尤其传神。

能言善辩,机宜超群。

良怀宽襟,广见多闻。

二〇年初,余守门禁。

遇有恶少,专欺良民。

欲泪无门,欲诉无亲。

走投无路,脑涨头昏?

良友出手,孰敢寻衅。

小人匍匐,恶霸抽筋。

若无良友,何以有今?

贫贱之交,远胜黄金。

人贫志短,腿冷难伸。

一毛不拔,云胡以亲。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如今安好,岂敢忘贫。

今日相见,倍感其亲。

耳酣酒醇,衔觞实欣。

言及当年,热泪纷纷。

怎敢忘怀,良友耳陈。

书无尽言,谨记怀人。

老酒甘霖,历久弥新!

作者  | 2017-11-25 20:45:26 | 阅读(69) |评论(49) | 阅读全文>>

观舞

2017-11-24 13:34:42 阅读74 评论41 242017/11 Nov24

小区西侧,梧桐婆娑。中央广场,两亩见方。青砖铺地,绿竹环依。东窗微亮,必传音响。红裙狂舞,老翁拱手。若有不恭,诸公见宥。

京城老妇爱宵兴,东方微白尔叮咚。

华发泼墨胭脂浓,红裙乱旋丫扑空。

胸前双蝶缓缓升,裙里流苏飘彩虹。

花甲老翁皆引颈,敛衽拱手且鞠躬。

初日东升照眼红,和风摇柳自多情。

不觉晨曲近尾声,傍者啧啧竞相鸣。

注解:宵兴——早起。叮咚——音乐声。扑空——跌倒。敛衽——整理衣袖。

作者  | 2017-11-24 13:34:42 | 阅读(74) |评论(41) | 阅读全文>>

叹雾霾

2017-11-21 11:54:40 阅读149 评论103 212017/11 Nov21

仰天不见日,低首尽蹙眉。

飞鸟藏欲尽,蝙蝠误晚炊。

寒日初展眉,倏忽又式微。

口罩满街衢,脚步匆匆飞。

身无双飞翼,晴光安可追。

良朋难相认,颜面浑遮没。

街头小摊贩,号啕且无畏。

怎奈人稀廖,应者微乎微。

违心盼寒流,割脸亦无悔。

作者  | 2017-11-21 11:54:40 | 阅读(149) |评论(103) | 阅读全文>>

咏冬

2017-11-18 16:52:48 阅读136 评论103 182017/11 Nov18

寒风犀利,百虫待毙。

黄叶悬天,枯枝坠地。

寒江步履,舟船锚寄。

狗拉爬犁,寒烟骤起。

天高地玄,衰草连天。

鸿飞冥冥,昼夜惊寒。

富贵裘卵,高楼参天。

四季如春,宛若神仙。

蜗居寒酸,望眼欲穿。

欲上高楼,焉知何年。

仰天长叹,黎之维艰。

安得广厦,普度民安。

作者  | 2017-11-18 16:52:48 | 阅读(136) |评论(103) | 阅读全文>>

咏松

2017-11-17 12:42:06 阅读79 评论42 172017/11 Nov17

寒风猖狂,直扑山梁。

黄叶飘飞,唯松独苍。

风摇雨荡,霜凌雪呛。

石铸脊梁,亘古绿装。

岂伊地暖,自有岁寒。

心大体宽,翠襟怀山。

抱石擎天,涤雷淬电。

从容伟岸,君子风范。

志若苍松,岂惧寒冬。

坦怀敞胸,笑纳烈风。

亦有弱骨,风摇体轻。

狐裘玲珑,鼻涕叮咚。

木分万种,人分九等。

贫不弱志,富亦安宁。

扯开帘栊,望山摇情。

几点绿色,俯仰心中。

作者  | 2017-11-17 12:42:06 | 阅读(79) |评论(42) | 阅读全文>>

忆祖母

2017-11-12 15:11:08 阅读161 评论117 122017/11 Nov12

童年记忆,尤为清晰。

屈指耳顺,忽焉即去。

彼时祖母,年逾古稀。

华发苍颜,拐杖难离。

麻布青衣,长襟款地。

小脚尖履,竹签发髻。

时刻不舍,襟怀于我。

百般呵护,心忧冷热。

脑记石刻,彼年水祸。

豪雨连月,俨然泽国。

五谷水没,仰天错愕。

捏谷落锅,米星闪烁。

米粒于我,祖母莫喝。

每每思及,怛焉滂沱。

春郊拾野,牵衣在坡。

野蔬寥寥,采者多多。

三夏酷热,蚊飞虫跃。

祖母蒲扇,通宵不落。

秋擎竹竿,叶里寻果。

黄叶稀疏,百无一颗。

寒冬肆虐,土屋茅破。

我偎祖母,温暖被窝。

呜呼祖母,一生坎坷。

生在满清,活在民国。

历经三代,饱受魔劫。

八五高寿,七零陨落。

六零年初,天灾人祸。

家家熄火,户户冷锅。

槐叶肿脸,柳叶苦涩。

杨叶虚脱,榆树皮剥。

不知肉味,滴油无获。

茅屋透色,风摇土落。

老人遥遥,儿童飘飘。

食不果腹,人难直腰。

多亏姑母,时送果蔬。

父母皆无,老少果腹。

祖母于我,怀揣腰掖。

翼彼提携,呕心沥血。

呜呼当年,生活维艰。

作者  | 2017-11-12 15:11:08 | 阅读(161) |评论(117) | 阅读全文>>

贺马云间赞双十一

2017-11-11 19:48:52 阅读71 评论60 112017/11 Nov11

神马云上飞,神龙雾中腾。

四蹄踏世界,五洲任纵横。

大国座上宾,小国常作东。

台上呼惊风,台下人鞠躬。

一网撒天下,斩获何其丰。

不到一刻钟,百亿揽怀中。

泥沙滚滚下,枯枝滔滔行。

虚拟兜里爆,实体囊中空。

寸土寸金地,不时飞哀鸿。

是真还是假,谁能说得清?

作者  | 2017-11-11 19:48:52 | 阅读(71) |评论(6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本博客所有博文均为原创。本人未加入任何圈子。
 
喜欢音乐
喜欢电影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