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困惑

2018-4-24 18:05:46 阅读108 评论57 242018/04 Apr24

为赋新诗搏北风,惶恐不安若惊弓。

匆忙戴上老花镜,苦心皱眉觅适中。

这字如何判属性,难道叫人废武功。

人言自有公道在,究竟谁能说得清。

作者  | 2018-4-24 18:05:46 | 阅读(108) |评论(57) | 阅读全文>>

芯片

2018-4-21 11:36:43 阅读228 评论96 212018/04 Apr21

芯片大战忽打响,可怜中兴已中枪。

命门握在他人手,到时如何不抓狂。

大小宛似指甲盖,却有线路几万趟。

上至卫星之飞天,下至扫码之小贩。

无论睁眼还闭眼,此物处处皆可见。

可怜此物出夷藩,国产高端仍难产。

集成高科之前沿,难度超过原子弹。

追求已经至极限,春秋尽在毫厘间。

日本早年苦钻研,至今仍非最高端。

俯瞰五洲九万里,美企稳坐九重天。

自家本就起步晚,切勿视之若等闲。

科研理当辛勤久,进篑虽微终成山。

待到磨成越王剑,再向吴王索山川。

作者  | 2018-4-21 11:36:43 | 阅读(228) |评论(96) | 阅读全文>>

无题

2018-4-18 18:49:30 阅读227 评论132 182018/04 Apr18

好个流氓二百五,怀疑他国有化武。

铁杆盟友几兄弟,纷纷登台敲边鼓。

公然践踏国际法,安理会有却似无。

百枚导弹一时发,两个帮凶相与扑。

北方熊居叙利亚,梗骨在喉怎么吐。

美言导弹无虚落,俄曰击落七成五。

嘴硬何妨鸭子熟,可怜已是皮见骨。

人言交友需谨慎,误入歧途能不苦。

积贫积弱有人欺,弱肉强食来自古。

世上哪有真理在,豺狼总是助猛虎。

阿拉盘踞几十年,老子称寡儿称孤。

宁为洒家理旧庙,不予贫民一片薯。

将士流血犹歌舞,奢侈不输萨达姆。

多年洗脑不知辱,还为他人抛头颅。

自从走上这条路,他妹哪年不整蛊。

作者  | 2018-4-18 18:49:30 | 阅读(227) |评论(132) | 阅读全文>>

有感

2018-4-18 9:16:56 阅读66 评论55 182018/04 Apr18

一生难求一知己,若遇且行且珍惜。

已无伯牙奏流水,再也难觅钟子期。

作者  | 2018-4-18 9:16:56 | 阅读(66) |评论(55) | 阅读全文>>

暮春

2018-4-15 18:40:18 阅读192 评论130 152018/04 Apr15

鸟声恰恰不间断,飞絮濛濛乱扑面。

柳丝丛中人暗语,梧桐树下影子乱。

蝴蝶何时追花去,蜜蜂此刻还流连。

空叹残红付流水,枝头小桃却不见。

作者  | 2018-4-15 18:40:18 | 阅读(192) |评论(130) | 阅读全文>>

雨中散步

2018-4-13 16:20:39 阅读237 评论125 132018/04 Apr13

晨起雨中缓步行,伞花开启听雨声。

春风不辞千里远,摇落雨点润山青。

柳色低头洗长发,桃花含悲水流红。

青蛙醒来眼惺忪,凤蝶搔首盼雨晴。

穿过公园就长道,忽见雨中换草坪。

不顾双脚踏泥泞,任凭雨水贯两胸。

自言本是张北人,田垄瘠薄多丘陵。

土里刨食不觉累,手掌磨破总是空。

身无长物皆是壁,惟有卖力做苦工。

雨中为何不敢停,惹得老夫泪纵横。

作者  | 2018-4-13 16:20:39 | 阅读(237) |评论(125) | 阅读全文>>

再向诸君献丑颜

2018-4-12 11:06:17 阅读157 评论96 122018/04 Apr12

外孙送往幼儿园,老来终于有余闲。

晨起悠悠去散步,饭后闲闲再遛弯。

梧桐树下响铮琮,绿杨影里红乱旋。

这厢玉兰婷婷站,那边袅袅柳如烟。

草坪剪罢绿如毯,杏花飞来鼻翼扇。

是谁摇落梨花雨,惹得枝头蜂蝶乱。

倏忽晴空落雨点,料是花草自喷灌。

风不扰来云不乱,桃红柳绿尽情看。

午后静卧一小眠,醒来好书重开卷。

无聊觅得诗一串,成色当由诸君断。

作者  | 2018-4-12 11:06:17 | 阅读(157) |评论(96) | 阅读全文>>

忆天路

2018-4-8 20:10:15 阅读204 评论121 82018/04 Apr8

两千零二年,我有幸参加了青藏铁路大会战。

承蒙中铁十二局王书记、赵总的厚爱,白日搞测量,晚上写报道,紧张而愉快,艰苦而充实。

亲自参与并见证了十万铁军战高原的伟大历史壮举。亲自感受了高原缺氧、狂风怒号、飞沙走石的极端天气。这里时而天蓝如画,时而乱云飞渡,时而大雪纷飞,时而暴雨如注,时而冰雹如卵,晴天滚雷,隆隆作响,瞬息万变,防不胜防。

当然也见到了大自然最美的一面:六月中旬,冰消雪化,流水潺潺,天蓝如洗,地绿如茵,优雅的藏羚羊在在山水间流连忘返;健硕的藏野驴性感勃发,调情嬉戏;金雕展翅,在蓝天白云下自由翱翔,一旦发现目标,则俯冲如电;也见到了,成群的野狼与野驴的残酷搏杀;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演绎的淋漓尽致。

夏季短暂,转瞬即逝,可以说,雪域高原没有夏天,它平均海拔4700,平均气温在负4°C以下。氧气稀薄,气压犹低。雪线之上,云遮雾障,亘古不化,冰川连延,一望无际!

十万铁军,以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俯冰卧雪,克服了高寒缺氧等恶劣的自然环境,在永久性冻土地带创造了人间奇迹。

由于当年资讯不发达,没有相机,更没有便捷的智能手机,基本没有留下自己的影子,以及那些终生难忘的罕见画面,如今只能以单调的文字回忆过往,深感遗憾!

以前写过长篇回忆录“天路——在可可西里的艰苦岁月”,如今再叙,仍感意犹未尽。以此向曾经给与我大力支持与帮助的王书记、赵总,郭工,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以下几行小诗,为当年所做,略加增删,以飨读者。

自从踏上昆仑山,棱镜始终对冰川。

作者  | 2018-4-8 20:10:15 | 阅读(204) |评论(121) | 阅读全文>>

清明祭

2018-4-2 13:53:27 阅读361 评论157 22018/04 Apr2

手拿纸钱祭清明,迎面扑来杨柳风。

长天一色唯一影,料是归雁觅旧踪。

脚下路面平如镜,行道两侧夹梧桐。

走下大道无百步,拐入阡陌到坟茔。

墓前青苗三五垄,墓后柳色几树青。

南邻河水波潋滟,北傍良田绿葱笼。

屈膝果品祭台上,躬身老酒洒当空。

一缕青烟化蝴蝶,两行热泪滴前胸。

先父离开二十载,不孝已是白发翁。

慈母归天逾五年,子孙绵延又添丁。

夜半常思提耳命,五更不忘勤为功。

勤勉家风绵不绝,两代苦读均有成。

弯腰坟上添新土,俯身碑下除旧蓬。

只要儿子手能动,坟茔不会荒草横。

哽咽回头泪朦胧,面聆惟有期来生。

作者  | 2018-4-2 13:53:27 | 阅读(361) |评论(157) | 阅读全文>>

竟拿玉兰解嘴馋

2018-3-31 18:39:03 阅读168 评论106 312018/03 Mar31

薄雾蒙蒙花似霰,游人纷纷争来看。

盯着花树不停转,口里馋涎不间断。

信手扯她一两瓣,长吻不止鼻朝天。

这帮小厮好可怜,竟拿玉兰解嘴馋。

作者  | 2018-3-31 18:39:03 | 阅读(168) |评论(106) | 阅读全文>>

茕茕孑立影相吊

2018-3-25 14:12:17 阅读376 评论222 252018/03 Mar25

老兄为何长嗟叹,整日搔首望苍天。

莫非子女已下岗,抑或蜗居遇拆迁。

以手拭泪泪不止,张口欲言涕阑干。

“前年老伴去体检,发现身上有色斑。

即刻复查再转院,确诊肝脏已癌变。

犹如清空响霹雳,又似肝肠已寸断。

东拼西凑几十万,辗转京城大医院。

手术台上半生死,监护室里日近万。

化疗放疗三个月,益发沉重无好转。

疼痛宛似脊梁断,皮肤蜡染不忍看。

口鼻引出几多管,脉搏图形隐若现。

徘徊挣扎逾一年,扁鹊终究难回天。

人财两空空如洗,外债鸭梨大如山。

尽管家室有医保,可怜报销知多少?

住院惟服寻常药,进口特效不容报。

明知绝症医不好,哪个死前不挨刀?

老来悲催谁能料,剩下空锅对冷勺。

愁云难掩孤独泪,冷雨偏在午夜敲。

提壶欲饮水已尽,隔窗空望孤轮高。

无论子女有多孝,怎比执手相待老。”

死者已经归天去,生者茕茕影相吊。

老夫向来言辞少,莫知如何去开导。

皆言时间惟良药,我言终生忘不了。

作者  | 2018-3-25 14:12:17 | 阅读(376) |评论(222) | 阅读全文>>

袁氏三叛

2018-3-23 7:01:34 阅读136 评论78 232018/03 Mar23

丰岛海战炮声隆,甲午风云卷帝京。

百年睡狮犹未醒,须臾被打乌眼青。

戊戌公车动朝野,变法呼之欲出笼。

新政纷纷如春笋,后党惶惶若惊弓。

御前授命宠若惊,转身告密到后宫。

未几午门血叮咚,谁家顶子血染红。

重重帘幕密遮灯,漫漫水榭飞哀鸿。

变法咋就这样难,非要刹车掉头行。

光绪明治本同代,结局竟差几万重。

可怜贤帝入囚笼,能不让人泪眼崩。

戊申两宫同陨落,却放洹上做钓翁。

武昌起义复被征,反手一刀送主公。

窃得大位呼风雨,跨上麒麟到玉京。

夜夜垂涎万寿梦,事事尽备黄袍丰。

眨眼华盖成古董,转瞬黄粱又成空。

旋即辫帅又登场,多少小丑蛾扑灯。

百年蹉跎一场梦,荒冢早已鸟呼风。

作者  | 2018-3-23 7:01:34 | 阅读(136) |评论(78) | 阅读全文>>

问天

2018-3-14 12:15:40 阅读228 评论124 142018/03 Mar14

上苍久无雨,烦躁不由己。

老树屡叹息,衰草默无语。

仰首问苍天,俯首问大地。

天地皆无言,不知其所以。

抚膺无愧畏,畅言何所惧。

何时起风雷,放浪沐天浴。

新芽纷纷出,芳草连天碧。

作者  | 2018-3-14 12:15:40 | 阅读(228) |评论(124) | 阅读全文>>

街头奇景

2018-3-9 22:11:02 阅读192 评论123 92018/03 Mar9

每个路口有四角,每个角上坐二老。

二老皆穿红马甲,老眼昏花看车跑。

车过之后瞅行人,行人频频回头扫。

阳春三月春意闹,可怜依旧生枯草。

无根嘴巴球毛少,总将衰朽作新好。

年年此时皆如此,不知何年是终了。

作者  | 2018-3-9 22:11:02 | 阅读(192) |评论(123) | 阅读全文>>

将军颂

2018-3-6 15:52:25 阅读193 评论84 62018/03 Mar6

将军端坐演播厅,笑看台下送掌声。

台下掌声尚未落,转眼饮马到东京。

谈笑风生沙盘动,眉色飞舞点雄兵。

蛟龙出没浪未平,又见云谲鬼魅生。

晨起渔翁收渔网,网中惊现座头鲸。

既然能捕座头鲸,为何不能捕潜艇。

顷刻掌声如雷鸣,意犹未尽再挽弓。

当年海湾战云浓,美伊两国欲争锋。

不惜力挺萨达姆,落个屌打乌眼青。

千里大军飞瀚海,万枚导弹越长空。

惶恐不知己所往,群龙无首各西东。

百年霸业犹未竟,倏忽命运已到终。

沙场烟尘久已落,荒丘早已鸟呼风。

以为将军多才情,岂知尽为鬼吹灯。

未经百战久淬火,也敢登台论纵横。

古有马谡失街亭,今日台上一书生。

书生岂堪任大用,误国误民误苍生。

作者  | 2018-3-6 15:52:25 | 阅读(193) |评论(8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本博客所有博文均为原创。本人不参与任何圈子。
 
喜欢音乐
喜欢电影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