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易随笔

生活如流水,时刻都是新鲜的

 
 
 
 
 
 

风吹柳丝摇绿茵

2017-9-23 18:07:19 阅读49 评论21 232017/09 Sept23

风吹柳丝摇绿茵,楚河汉界胜难分。

楚君静默子不语,汉老袖手看闲云。

高手博弈三五步,闲客大多一步人。

观棋不语真君子,偏偏有人乱弹琴。

二君不为其所动,旁若无人气深稳。

眼花缭乱难辨真,隔山炮火忽飞临。

小卒悄然临城下,马踏士角被将军。

注:高手博弈三五步,指高手能够提前看到三五步。

作者  | 2017-9-23 18:07:19 | 阅读(49) |评论(21) | 阅读全文>>

欲辨已忘言

2017-9-22 16:04:55 阅读63 评论24 222017/09 Sept22

刚刚在楼梯间看见一小孩在吃雪糕,出于关心,顺口告诉她:“这么凉的天会吃坏身体的!”

小孩说:“我奶奶活到130岁。”

我问:“吃雪糕吃的?”

她说:“不是,我奶奶从来不管闲事!”

经过楼梯间,见到小孩玩。

左手拿雪糕,右手扶栏杆。

一对大眼睛,两只羊角辫。

脸蛋红彤彤,宛若桃花灿。

我说天气凉,吃坏怎么办?

小孩说奶奶,活到一百三。

你奶吃雪糕?小孩忽翻脸。

实话告诉你,闲事从不管!

聪明非一般,欲说已忘言。

作者  | 2017-9-22 16:04:55 | 阅读(63) |评论(24) | 阅读全文>>

神州明天会更好

2017-9-20 21:56:20 阅读60 评论23 202017/09 Sept20

量子纠缠,密钥分发,世界唯一之楚翘。

高铁飞驰,朝发夕至,须臾到海角。

中欧班列,铁流滚滚万里遥。清晨鹿特丹,黄昏到汉堡,西方未白装卸早。

大江南北,一夜飞架,多少彩虹桥。

看东风,几多型,昂首向天,扬眉剑出鞘。

歼20,掠长空,傲苍穹,F16,从此岂敢乱逍遥。

919,比空客,追波音,展翅蓝天笑,多少订单爆。与彩云,一同追月跑,国内航线不必说,国际航班岂能少?

两航母,肩并肩,扬帆起航,乘风破浪,万里海疆逞英豪。定海神针插四海,看谁还敢犯海岛?

金十月,香山红叶飘,天安门,伟人招手笑。看明天,神州更美好!

作者  | 2017-9-20 21:56:20 | 阅读(60) |评论(23) | 阅读全文>>

鼠成精,人财空

2017-9-18 17:27:16 阅读60 评论29 182017/09 Sept18

猫咪颟顸鼠成精,两头不落人财空。

有恃无恐眼插钉,嘉宾满堂忽吹灯。

不说耗子打南墙,却怨邻家遮罗网。

眼皮底下咬箩筐,为啥隔靴乱搔痒?

这是一则近乎寓言的小故事,大意如下:

由于猫咪的不作为,而使耗子成精,猫咪不仅批评耗子,而且同时责怪被其骚扰的邻居,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骑墙手法,不仅得罪了耗子,也得罪了无辜的邻居。更有甚者,耗子竟把猫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在猫咪大宴宾客的时候,竟把厅堂里悬挂的蜡烛吹灭。可想而知,这是一只何等猖獗的耗子精!

有时 面对打墙钻洞、四处骚扰的耗子,猫咪不仅置若罔闻,却对被动防范的邻居横加指责,即便是耗子啃噬自家的箩筐,也只是隔靴挠痒的批评几句。

可怜的猫咪,为何束手无策?你的所作所为令人百思而不得其解!

作者  | 2017-9-18 17:27:16 | 阅读(60)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周日杂记

2017-9-18 0:43:56 阅读50 评论14 182017/09 Sept18

周日,在顺义城南某小区墙外,赫然发现一处被圈闭的幽境绝地,但见其中草木繁茂,野花盛开,芬芳四溢。内有一亩方塘,芦苇如竹,郁郁葱葱,蛙声四起,感慨万千,遂作文以记之。

世间之绝境,恰在人迹罕至处,其野草之丰茂、野花之灿烂、流泉之甘美、动物之悠闲、苍天之湛蓝,单凭几个苍白的词儿,又怎能概括得了?

未经践踏的野草,无拘无束,蓬勃向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就是对荒原野草的最好写照。

未经摧残的野花,五颜六色,芬芳四溢,蝴蝶翩翩起舞,蜜蜂嘤嘤嗡嗡,该是何等的绚丽啊!

无人干扰的动物们,有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的昼伏夜出,神出鬼没,时而相交欢,时而各分散,该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啊!

无人涉足的流泉,叮咚缠绵,穿山越涧,一路欢歌,而浩浩荡荡的汇集成江海湖泊,该是何等的执著奔放啊!

无人攀越的大山,林木郁郁葱葱,迸泉飒飒,虎啸猿啼,百鸟翔集,该是何等的雄浑壮观啊!

没有污染的蓝天之上,白日云卷云舒,雄鹰盘旋,夜晚银河耿耿,星光灿烂,该是何等的深邃浩瀚啊!

而残酷的现实却是:

野草不再舒展

野花不再灿烂

流泉不再甘甜

动物失去了家园

大山失去了威严

又何时让那:

野草满荒原

野花开满山

流泉响山涧

动物回家园呢

因贪婪而疯狂:挖山开矿,掠水掏沙,草原山林,动物飞禽,无一幸免。

那些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辉煌,又何尝不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

作者  | 2017-9-18 0:43:56 | 阅读(50) |评论(14) | 阅读全文>>

大藩地

2017-9-16 13:41:48 阅读70 评论22 162017/09 Sept16

初来大藩地,万般皆唏嘘。

男人蓄长发,女人露肚脐。

小车满天飞,摩拜乱街衢。

即使小摊贩,也骑二维驴。

淳朴荡无存,古风杳无迹。

眼前忽迷离,难熬在冬季。

注解:大藩地——大都市

街衢——街头

摩拜——共享单车

骑二维驴——扫二维码

迷离——不清晰,指雾霾,冬季尤甚

作者  | 2017-9-16 13:41:48 | 阅读(70) |评论(22) | 阅读全文>>

长假天,出行难

2017-9-14 9:31:43 阅读96 评论43 142017/09 Sept14

长风吹蓝天,又见南归雁。

枫叶尚未红,香山人已满。

长假去何处,处处人头攒。

车多难上路,遇堵大半天。

孩子路边哭,老人道傍怨。

日中太阳晒,午夜沐风寒。

徘徊不能前,堪比蜗牛慢。

尚未到景点,假期已过半。

终于到景点,景点人如山。

立足尚且难,如何去游衍?

扫兴往回赶,拥堵似从前。

熬过肠梗堵,又逢收费站。

长假一礼拜,路上四五天。

人生多烦怨,堵车最讨厌。

长假天,出行难,人如潮,车如山,

令人为此生愁颜!

请君听我言,在家最安全。

买上几本书,静心读几篇。

纵横几万里,上下五千年。

卷里品人生,文中阅经典。

既可开眼界,又能增积淀。

众生多辛苦,竞争如鏖战。

惟有多读书,方可渡难关。

劝君少游玩,勤开卷。

作者  | 2017-9-14 9:31:43 | 阅读(96) |评论(43) | 阅读全文>>

秋吟

2017-9-12 12:47:42 阅读116 评论49 122017/09 Sept12

长天碧无痕,偶尔见闲云。

蝴蝶飞难进,秋蝉低声吟。

午夜露水凉,日中暖风熏。

每日换衣频,让人乱方寸。

作者  | 2017-9-12 12:47:42 | 阅读(116) |评论(49) | 阅读全文>>

九月九日与潘君在松花江畔饮酒

2017-9-10 15:46:51 阅读77 评论25 102017/09 Sept10

一九七六年,在吉林省扶余县(现松原市)七0油田打工。九月九日中午,与同事潘君前往江边第四饭店饮酒,大醉。下午三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主席逝世的讣告:顿时群山低首,江河呜咽!三时后,但凡饮酒者,一经发现,一律拘捕审查。所幸擦肩而过。事后追悔莫及,国丧期间,岂能饮酒作乐?虽不明就里,然自责之心岂能免乎?文中提及“蝌蚪”者,系油田抽油机之别称。

其年曰七六,时间九月九。

濯足松花江,仰天望蝌蚪。

黄叶纷纷落,大江滚滚流。

长风送归雁,蓝天啼晚秋。

潘君兴致发,邀我喝老酒。

一盘花生米,两片红烧肉。

二人相对斟,碰杯即大口。

彼此十八九,不知天地厚。

三杯酒下肚,一发不可收。

跃入松花江,奋勇搏激流。

从容爬上岸,抖落一身酒。

赤身立江边,冷风吹肌肤。

我问君如何,傲然拍胸脯。

男子大丈夫,岂能怕冷乎?

傍邻一老夫,竟在岸上呼!

江中有大鳖,吃人不吐骨!

赶快穿衣服,两个二百五!

二人皆愕然,四目竞相顾。

酒兴意未尽,勾肩往回走。

刚到店门口,警察大声吼。

今日饮酒者,一个甭想溜。

座中四五六,惊呆七八九。

哪里由分说,巴掌先伺候。

绳捆及索绑,背后剪双手。

几个饮酒客,须臾阶下囚。

酒精立消散,转身莫回头。

作者  | 2017-9-10 15:46:51 | 阅读(77) |评论(25) | 阅读全文>>

天天吃青草

2017-9-8 12:02:02 阅读134 评论22 82017/09 Sept8

天天吃青草,志气万丈高。

赤足行远道,胸怀大目标。

渴饮花露水,饥束杨柳腰。

时而种水稻,奈何缺肥料。

水稻不盈尺,交互多稗草。

年年发大水,狂风卷屋茅。

冬来大雪飘,风烈寒似刀。

身无御寒衣,腹中米粒少。

青草皆干枯,粉碎毋庸嚼。

如斯无哀怨,仰赖多洗脑。

南方曰傀儡,终年受煎熬。

日土说萧条,人人挖煤窑。

美地乱蓬蒿,处处见饿殍。

宁肯吃青草,誓将核子爆。

核子别在腰,皇朝永不倒。

作者  | 2017-9-8 12:02:02 | 阅读(134) |评论(22) | 阅读全文>>

城上高楼接云端

2017-9-7 12:27:30 阅读99 评论49 72017/09 Sept7

城上高楼接云端,白云无心绕楼转。

伸手扯云云扑面,如水如练如青烟。

夜晚清辉泻床前,窗外星星乱眨眼。

银河盈盈水欲满,清风绵绵吹玉盘。

上有星光之璀璨,下有繁华之人间。

居此高楼非等闲,普通人家莫近前。

作者  | 2017-9-7 12:27:30 | 阅读(99) |评论(49) | 阅读全文>>

岁月长诗 《梦断锡都》片段

2017-9-6 15:44:57 阅读60 评论2 62017/09 Sept6

      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壮志未酬而《梦断锡都》,此事虽过十七年,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时间两千零一年,怀揣梦想下南丹。

不幸遭遇七一七,暗河忽然被打穿。

大水狂奔疾如电,侥幸逃脱魂飞散。

大名鼎鼎之锡都,引来豪客竞相逐。

燕赵大款广东客,腰携巨款纷纷出。

小镇大厂山坳里,一时云集车马堵。

锡矿深埋在地宫,地宫一片炮火声。

当年矿窿知多少,高峰缠绕连铜坑。

铜坑高峰皆国营,两家风格大不同。

前者管理极其严,遇逢盗采必炸平。

后者管理不敢恭,只要交钱即放行。

吨价至少数千元,吸力巨大如黑洞。

四面八方如潮涌,炮火连绵山河动。

我在井下做领班,老板河北馆陶县。

投资高达数千万,洞口选在山腰间。

此前掘进逾一年,不见矿脉如油煎。

因此屡屡换领班,领班责任重如山。

正月十五高风夜,首次下井坐斗车。

斗车动力卷扬机,一条钢缆通井底。

斗车隆隆急速下,一洞怪石张獠牙。

獠牙几乎啃头皮,佝偻蜷缩卧车底。

转入二级更可怕,空气陡然增萧杀。

炮声隆隆滚春雷,身边忽见烟尘飞。

三级平巷遇流水,流水漫漫淹铁轨。

四级忽然阴转晴,感觉习习吹凉风。

但见平巷皆打通,四通八达耗子洞。

作者  | 2017-9-6 15:44:57 | 阅读(6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提线偶

2017-9-5 22:12:14 阅读92 评论13 52017/09 Sept5

小子登台提线偶,神仙逍遥六春秋。

纵横捭阖皆应手,台上台下乱眼球。

镁光灯下秀风流,常笑老夫翻筋斗。

高兴就扯大浦洞,震怒就拉原子铀。

忽然台上一声吼,鸭绿江水水倒流!

高丽担心成火海,龙门忧虑乱江头。

线头操控不在手,多年奔走一无有。

小子表演何时休?老夫蹉跎已白首!

作者  | 2017-9-5 22:12:14 | 阅读(92) |评论(13) | 阅读全文>>

牵着鼻子转

2017-9-4 10:50:37 阅读92 评论31 42017/09 Sept4

煤炭与海鲜,视之若等闲。

金砖刚启幕,响声又震天。

唇亡齿寒说,牵着鼻子转。

优柔而不决,彷徨左右看。

鲜血之友谊,早已化云烟。

道非难为谋,何不早了断。

作者  | 2017-9-4 10:50:37 | 阅读(92)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大功终告成

2017-9-3 22:12:41 阅读107 评论17 32017/09 Sept3

西边刚消停,东边又震动。

经过六连发,大功终告成。

羽毛今已丰,咆哮欲出笼。

手握核子弹,拉紧霸王弓。

既可送老美,亦可赠东京。

区区一条线,举手到汉城。

卸磨杀姑丈,砍头如切葱。

游刃于夹缝,老道且从容。

笑傲诸大国,玩乎鼓掌中。

生在白头山,死在太阳宫。

当今无其二,三代坐朝廷。

核子没长眼,辐射岂南韩?

作者  | 2017-9-3 22:12:41 | 阅读(107)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聊城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本博客所有博文均为原创。
 
喜欢音乐
喜欢电影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